法甲

玄元大陆之唯我独尊 第十三章 谈话

2019-10-12 23:17: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元大陆之唯我独尊 第十三章 谈话

转眼家族大比之日已经到来,而雪晨的父亲雪落夜也在家族大比之日的头一天夜里回到了雪家。雪落夜回来的时候除了雪无痕与雪晨知道之外,其他人谁也不知道,包括雪落山。而之所以要夜里返回,就是为了不让雪落山知道自己已经回到雪家的消息。

在雪无痕的书房里,祖孙三代人在一起商议着一些事情。

“落夜,你知道为什么要让你夜里回来并且不能惊动任何人吗?”雪无痕端坐在椅子上询问雪落夜。

“父亲,我虽然并不知道这么做具体是为了什么,但是,我可以大致猜到一些。这次让我秘密返回雪家,应该并不完全是为了家族大比之事吧?主要的恐怕是为了下一任家主的选定之事才对吧!”雪落夜心里已经猜到了七八分,要自己夜晚回雪家,并且不能让任何人知道。雪落夜心里已经明白了,这是为了不让自己的亲兄弟雪落山知道自己已经回到雪家的消息。而既然是为了瞒住雪落山,那么,十有是为了家主之位的继承人的事。只是他不明白,父亲完全还可以继续担任家主之位,为何现在就要选定家主继承人,完全可以等到父亲即将退位之时再由父亲或者家族长老们决定谁是下一位的家主。

雪晨在一边静静的听着,自从父亲回来之后,就没有对自己説过一句话,自己也还没有叫过一声父亲。可是每当父亲的眼光看着自己的时候,那本来犀利的目光就会变得很温柔。雪晨看着父亲的面孔,勾起了自己的回忆。

每一次自己受到了别人的欺负,无论多痛多疼,自己从来不会哭。因为自己的记忆之中曾经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对自己説过:“男子汉,无论受了什么样的委屈,都不可以在别人面前哭。哭是懦弱的表现,它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使你变得更加的懦弱,会让别人认为你软弱无能,更加变本加厉的欺负你!”雪晨一直没有忘记过这句话,即使自己已经记不清説这话的那人的样子,但是雪晨知道,説这句话的就是自己的父亲。自己从不曾忘记一个字,因为这句话就像是父亲的怀抱一样,当自己受了欺负,这句话就像父亲的怀抱一样,让自己感到温暖,也让自己坚强。

此刻,雪晨好像跑进父亲的怀里痛哭一场。这么多年父亲不在家族之中,雪晨自己承受了太多太多。无论如何,雪晨毕竟只是一个xiǎo孩子啊!雪晨也渴望父母亲的关怀。也希望自己可以像其他的孩子那样,受了欺负会有父亲为自己出头,会得到母亲的安慰。可是,雪晨都没有。受了苦受了欺负,只能一个人咬牙忍着,牙碎了往肚子里咽。想到以前的种种,雪晨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了。将自己的思绪从回忆之中拉出来,快速眨了两下眼睛,让泪水不会流出来。

雪无痕看着雪落夜,对他説。

“你説的没错,确是如此。此次让你回来,主要的就是为了选定下一位家主的人选,你既然已经猜到了是这件事,那么之所以让你夜晚回来是为了什么你应该也知道了吧!”

“嗯!”雪落夜diǎndiǎn头,继续説道:“之所以让我夜晚回来,就是为了不让落山知道我已经回到了雪家吧!”雪落夜的声音有些无奈,也有些感叹。xiǎo的时候,两人感情还是不错的。可是自从知道了下一任家主要在两人之间做选择的时候,雪落山就彻底的变了。他开始以各种方法对付雪落夜,并且有几次想要将雪落夜置于死地,可是都被雪落夜逃脱了。雪落夜也知道要对付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亲生兄弟。只要雪落夜出现丝毫意外,哪怕只是受一diǎn无法复原的伤,家主之位也就是雪落山的了。

雪落夜虽然知道是他为了家主之位要杀自己,但是,雪落夜并没有感到丝毫震惊,也没有丝毫愤怒,有的,只是浓浓的悲伤。曾经形影不离的兄弟,如今却是最想将自己杀死的人。雪落夜只觉得自己的心有一种説不出的难受。雪落夜不愿意自己兄弟手足相残,因此,他选择远离雪家,去了离雪家最远的巨岩城的一个雪家的产业生活。

雪落夜突然离去,连自己唯一的儿子也没有带。就这样孑然一身去了巨岩城。而雪落夜的突然远去在雪家不可谓不是一个轰动性的。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在议论雪落夜离开雪家的原因。説什么的都有。但只有雪无痕知道,自己的儿子离去的原因是因为不想兄弟相残。你想做雪家的家主,好,我让给你。只是因为我不想兄弟反目。整个雪家都是雪无痕一个人説了算,雪落山对自己的大哥做了什么事,难倒真的能瞒过雪无痕的眼睛吗?只是,雪无痕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两个都是自己的儿子,自己还能怎么办?这时候自己的大儿子选择了远去,不再参与雪家内部之事。

雪无痕也听出雪落夜话语之中的无奈。

“落夜,当年你离开家族,就是为了不与落山争夺这个家主之位的吧!这些,我何尝不明白啊!你不愿意看到手足相残的事情发生在你们兄弟两人之间,这些我都知道。只是,落夜啊!现在你必须来争夺这个家主之位,而且一定要登上家主之位。”雪无痕语重心长的説出这番话,他的表情很无奈,也很痛苦。

“为什么?”雪落夜脱口而出。雪落夜想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説出这样的话,这不是在让自己兄弟自相残杀吗?父亲明知道落山对于权力的有多大,这件事,只有自己选择退出才是最好的办法。可是为什么父亲却要自己去争夺家主之位,还必须要争夺到手呢?雪落夜想不明白,就连雪晨也不明白爷爷为什么要自己的父亲非要和二叔去争夺家主之位。可是,雪晨却知道,父亲如果不将家主之位争夺到手的话,那二叔当上家主之后

。雪家将再也没有自己父子的立足之处。因此,雪晨对于爷爷的决定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妥。不是説雪晨不念及亲情,而是,雪晨这些年已经明白,在他们这些人的眼里,早就不把自己当亲人了,那自己何必自作多情呢!迫不得已,唯有杀之。

雪落夜看着自己的父亲。雪无痕闭着眼,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雪无痕开口了。

“因为,因为落山已经被权力的控制了,因为他已经彻底变了,变得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整天缠着你的落山了!”雪无痕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説话的时候显得那么的无力。

雪落夜无话可説,他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在这些年里变成了什么样子,他以为只要自己离开雪家,不在与他争夺家主之位就会没事的。雪落夜很想问问自己的父亲落山到底怎么了,但是看到父亲的样子雪落夜有些于心不忍。父亲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才会説出那番话,自己就不要非得让父亲説出来了,那样,只会使父亲更难受。只是,雪落山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让父亲对他如此失望?雪落夜在心里问自己。

雪晨与父亲看到雪无痕已经不想再説什么了。互相对视一眼,便都退了出去。雪晨有太多的话想要对父亲説。‘

四川治疗早泄费用
六安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山西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四川治疗早泄医院
六安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