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神煌第七二四章晗曦破茧

2018-12-11 18:02: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煌 第七二四章 晗曦破茧

那禹岚山巅,已经是第三尊神像,被祭起在半空中

而这一次出现的,却也是一个庞大无比的巨人

高六百五十余丈,踏凌长空,浑身闪动着青色光华

身形‘窈窕’,竟仿佛是女子的涅,也是浑身上下,都充斥着神圣气息

只一挥手,就有千万的木藤,从地面拔空而起,朝着宗守缠绕而去

更有千万粉红飞花,飘零天际,一片片的洒落

宗守是稍不注意,就被一片花叶,穿透入罡气之中

竟是气劲凌厉,直接透穿到他左臂之内又迅速变化,这花叶竟是直接化作一条条的木藤,以他的血肉为食,迅速向他体内蔓延开来

宗守眉头一挑,以魂力直接引来一道死气,灌注过去」这些藤蔓,直接枯死

而下一瞬,那真武重剑,以及那烈炎火斧,就又先后击至

宗守直接身形一个闪烁,及时避开了剑影后面的烈炎火斧,却是再避之不开

只得是再一剑,与那斧光交撞′间蓦地又一块块灵石爆开,无数的精纯灵能,在吞天元化**的作用下,被吞噬入体」宗守的气机,又一次攀升到了巅峰!

九九龙影剑之白金!

当!

天际见一声巨鸣,那火斧支离破碎那远处火明真君化身而成的巨人,也微微后仰

宗守的身影,则再次被击飞爆♀一次,却略显狼狈,在空中一直踉跄退到了三百丈之外,才汀身影

这时耳旁,又再次传来秋华的一声轻笑

那只火焰凤凰,不知何时,又再次聚结成形,往宗守身后冲撞了过来

随之而来的,还有几道灵法法器四面八方的冲撞击至,几乎封死了他所有的躲避空间

宗守眼微微一眯,这些人,看来是打算一次将他绝杀

唇角顿时是冷挑,其实此时他仍有一剑,斩灭对面一个神明化身之能

只是无论那因果之术,时空之法,都需消耗嚎的魂力

这一蕉出必可将他抽空,那灵石倒可代替真力,却无法化为魂能魂石倒是有不少,无名剑却偏不能将之吸收,化为苍青之火

这些灵境修士,显然也知晓他能,都是远远的站着,绝不脱离那真武火明的庇护之外℃力魂能都是尽力凝实收束,以吞天元化术吞噬到的∏少之又少更小心防范,不让他又冲临至那禹岚山巅,屠戮那些弟子的机会

当这一连串思绪闪过时那蚀焰之力,已是近在咫尺换在往日,他要破此杀局,必定要费些功夫,可这时却无需为之烦恼

“小金!”

一声轻唤,潜伏在他护壁之上的金昊,就已经现出了身影

正是幼时宗守涅,把那无名剑,也凝聚了出来

剑光一闪就将那火凤凰,轻松破去又四下纷洒,把那周围击来的法器灵法,都一一破开

身后亦展开千丈黑翼,身形闪动¢活之极的一直围绕着宗守旋动,带起一片片黑色火点就仿如一个移动的盾牌,代宗守抵挡着周围众多修士

宗守也不去管,手中剑光一引就将下方那再次缠绕而来的木藤,一剑蕉碎而后又猛地出剑随着‘空’的一声,无名剑与那真武重剑在空际中对撞

剑劲冲击,那神力凝结的真武重剑,被一丝丝凌锐无匹的剑劲冲击,竟也是碎散崩裂,片片粉碎开来而宗守口中,亦是再一次溢血,又是退出二百丈

只是也恰好,避开了那火明真君的烈炎巨斧

他提前预判,消耗已存量不多的灵石,拼着肺腑重创,也要将火明真君强行击退数丈,毁其兵刃

打乱这两具神明化身配合的节奏,这时终于显出了效果,避开了这原本的死局

只是这三神连手,他也寻不到半分转守为攻之机只能是不断的后退,再后退

一连十数剑,几乎每接一剑一斧,身形就会退开百丈左右

只是几个折之间,就已被逼离到距离禹岚山千丈之外

虽还未至绝境,却也是左支右绌

蹙了蹙眉,宗守看了一眼那禹岚山巅,那青色巨人一眼

这一位,必定是道家的万木青帝,与那火明真君,真武神君,地位可谓是不相上下

三位神明化身,以其战力最弱,可以最是让人头疼

一个大意,就会被其御使的木藤花叶困赚脱身不得

那青色的神光散开,弥漫十万余丈,使得禹岚山上下,所有六宗弟子的伤势,都在迅速复原

此时正围攻的十几个灵境,在他剑下稍有受创,便是一道青光洒来只需须臾,便可令其恢复如初

大复苏术!

这门术法,略逊于他掌握的大回魂术可回魂之法,只是擅于复生而这万物复苏之术,却更擅疗伤

这万木青帝,在道门之中,能与真武神君比肩,果然非是没有道理

而那山巅之上,还有一位道人,此时正将一张图卷丢出

竟是直接张开万丈,无数的灵纹符禁,忽然展现在天际,四下里漫卷开来

而那些六宗弟子,只要是四阶之上,能御器而行的灵师都纷纷腾身而起,飞至那些符禁玄枢中站定

也就在阵成的那一刹那,这里整片空际,十万丈方圆空间,都被牢牢的固锁

那太易玄坤阵,却还在运转♀一次,又送过来十个身影

其中虽再无秋华这样的灵境中期,却都无一例外,都是灵境之上,杀意慑人

“阵图?”

宗守的眼微微眯起,手中剑光螺旋,把那真武重剑,一引一带,倾尽了全力,才斜斜的引到了一旁

此时围攻他的灵境,已经达到三十余人金也是再无法独自支撑,时不时的,就需他及时出手,为其解困

不过在那巨剑大斧,还有下方有如狂蛇乱舞的巨藤的逼迫之下,是愈发的难以支撑

“正是!国君好见识,此乃我教八卦金锁大阵,若论禁空之能,还在陨空沉星盘之上!是专为剿杀那些魔头而制——”

那秋华微微赞叹,又接着道:“此阵还别有异能,国君稍后当可领教!”

声音淡淡,带着几分调侃意味∷态闲雅,不急不躁此时的宗守,早已是无瑕他顾,光是抵挡,就已无比艰难,就更别谈伤人,

周围数十灵境合力围攻,彼此照应,已是无需再如之前那般小心翼翼

其实无需稍后,宗守此时,就已经在开始亲身体验,这八卦金锁大阵的异能

只觉这周身,渐渐有一丝丝异力,从虚空中漫来,试图将他身躯固锁

虽未成功,却使他每次出现,都能感觉到一股凝滞之力,身影变幻也再不如以前那般的灵活

身躯无法自如的在此界内外转换,不止是那灵境修士需要他应付远处的那些九阶修士,也已可伤到他

短短数息,这浑身上下,就已添了数十道伤口

他的炼体之术,历经数年铁砂淬炼,可以做到八阶灵兵不能伤九阶灵兵,也只能勉强刺破他肉躯

不过此时,在这接连不断冲击之下,却也有些承受不住

只是宗守目中,却并无半分惊色,冷厉如故,也杀机更浓

此时参与合攻的灵境修士,加上三套真武襟,已达五十余人那太易玄坤阵,虽还是在运转,传送过来的,却只是一些九阶修士,再无灵境

那道灵穹境之内,要么是已无灵境,要么就是不打算,再遣灵境强者过来

如此说来,他这边也该开始了

目光流转,宗守又注目在那座八卦金锁大阵之上

所谓阵图,其实与这些护山大阵差相仿佛不过却是布阵于‘图’上,可以移动,且能瞬间布阵

法则大道,不能以凡物承载而这灵阵,则是诸法之聚,就更是如此

故此一张阵图,往往需消耗无数的材料□至许多炼成之后,仅仅只能使用数次,是珍贵无比

这道灵穹境为他,明显已是不惜本钱

不过这一次,却是便宜了那东西——

他目注之处,是立在那八卦金锁阵边缘位置的一位灵武双修的五阶修者

心念再次展开,已是与晗曦连接一处

那日他将那七枚虫茧,分布在夜澜观一行人之中,

其余都是藏在骑兽体内,却唯独晗曦,是被植入至这五阶修者的身躯之中

本意是欲借其血肉,蕴养虫茧以晗曦之能,也不惧会被其他灵师察觉,

却不意最后,还有这般的好处——

而就在下一刹那,这名五阶灵师的面色,就是忽然一白,血色褪尽

其体内的晗曦,正是在破茧而出

周围之人,都无所觉只有禹岚山巅,那平安道掌教灵海,略有些奇怪的,看了那上空一眼

目里略透出疑惑之意,他方才实战祭魂之术,燃烧元魂

魂念受创不浅,配合秋华,将那‘魔头’逼退出禹岚山,就已是感觉不支待道灵穹境的灵境修者来援,便及时退了下来▲伤之余,正可护持此山上下,两万六宗门人,

此时却忽然心生感应,只觉上方那座八卦金锁阵,似有些不对(未完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