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神门第二百八十二章小乌龙

2018-12-11 17:42: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门 第二百八十二章 小乌龙

小厮一边说也一边用手在木盒的纹路上摩擦着,一双鼠眼闪着光芒,看起来似乎极为不舍。

方正直看着小厮那差点流泪的表情,一脸的不屑,这种手段,都是几年前就不用的了好吧?

不就是想抬价嘛?

“既然你这么舍不得,那我就不要了!”方正直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便转身离去,看都没有多看木盒一眼。

正在木盒上摩擦着的小厮整个人一下就呆住了。

“哎,公子公子!快请留步,此等宝物也就只能与公子这样玉树临风的人般配了,放在我这种人手里,实在是糟蹋了!”小厮眼看着方正直要离开,立即喊道。

“你是想送给我?”方正直转头看向小厮,嘴角挂着一丝笑容。

“咳……”小厮一听,顿时猛咳一声:“公子要不要先看一眼这宝物,然后,再决定要还是不要啊?”

“好吧!”方正直点了点头,重新又转了回来,随即又补了一句:“不过,本公子可是很忙的,你弄快点!”

“是是是……”小厮连连点头。

这一次倒是不再磨蹭,而是直接将木盒上面的按钮轻轻一按,很快,木盒便自动的从内打开。

“咦?这盒子倒是不错啊。”方正直撇了撇嘴,不过,却是并没有表现出来。

木盒打开。

淡淡的绿色光芒也从木盒中透了出来。

方正直拿眼睛一瞄,目光顿时便亮了起来。

木盒之中,摆放的确实是一张弓,而且,还是一张极为精致的长弓,通体碧绿,雕刻着各式各样的云纹,不知道是由什么材质打造而成。

最主要的是那根弓弦。

上面居然还覆着有着一片一片极为细小的黑色鳞甲,隐隐的如丝线般的光泽在那些细小的鳞甲上流动,光华内敛。

方正直虽然不知道这根弓弦的材质是什么。但是。他却几乎可以肯定,光是这根弓弦怕是就价值不下千金。

而能与这根弓弦相配的弓身,材质又岂会差?

好弓!

方正直下意识的搓了搓手,一把就将弓从木盒中拿了出来。

入手冰凉。而且,极为沉重。

是一把硬弓。

“公子。怎么样,是不是一件好宝物?”小厮看着方正直拿起了弓,脸上也露出一脸期盼的表情。

“非常不错!”方正直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公子果然是识货之人。小的这弓可是由祖上传下来的,当初那名头。整个大夏王朝哪个不知哪个不晓……”

“你就直接说多少银子卖吧,本公子说过了,很忙的。”方正直摆了摆手。打断了小厮的话。

他当然知道小厮接下来要说什么。

无非就是这把弓的历史多么的伟大,中间在哪个大将手里拿过。又有着什么样的丰功伟绩。

不过,这些事情对于方正直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

事实上。当他表现出很满意的表情开始,结局,其实便已经定好了,那么,就不需要再浪费时间了。

“既然公子识货,小的也就不多说了,您看这个数行不行?”小厮张开手掌,伸出五根手指,在方正直的面前晃了晃。

“可以!”方正直点了点头。

“公子果然是个爽快人!”小厮一看方正直点头,脸上也立即露出一脸喜悦的表情。

“那是自然。”方正直一脸大方的将小厮手里的木盒拿了过来,随即,又将射日弓放回到木盒之中。

而小厮则是一脸急切的搓着手,双眼之中光芒闪亮。

只是……

当他接过方正直手里的五枚铜钱后,原本那闪亮的光芒也像被雷给劈中了一样,变得一片焦黑。

“走了!”方正直将木盒直接塞入到怀里的护心镜后,转身便走。

“公子,公子!”小厮这一下是真的急了。

“都说了我很忙的!”方正直头也不回的继续走,脚下一个加速,一溜烟儿的便没了影子……

只留下小厮呆呆的站在小巷口。

“五……五枚铜钱?!我说的可是五十万两啊!”小厮望了望手中的五枚铜钱,又看了看方正直消失的地方,满脸的不敢置信。

在原地足足呆愣了一刻钟,小厮才反应过来。

紧接着,小厮的眼角就湿润了,哭天喊地的痛嚎了一阵,又在地上翻了几个滚儿,最后,将涂满了泥土的双手在脸上擦了擦。

混上那一脸的泪水,顿时便成了一个大花脸。

然后,小厮便低垂着脑袋,慢悠悠的朝着街道上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悠悠的叹着气,那感觉就像死了亲娘一样的。

而在小厮的身后,一个身影却是悠闲的踱着小碎步。

不是别人,正是方正直。

“演技一般嘛,刚才那哭天喊地的样子,要不是声音实在是有些太大,我特么还真信了!”方正直的嘴角露出一屑的表情。

他当然不相信什么天上掉陷饼的事情。

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名流雅士就是因为突然被这种陷饼砸中,而马上人头落地,身陷混沌。

一样如此等级的宝物,出现在一个这等小厮手里,本就是一件极为诡异的事情,再加上这小厮一点身手没有,却敢将方正直引进那么偏僻的小巷中做生意。

这不是明摆着勾引方正直黑吃黑嘛。

最主要的还是那毫无防备和一脸天真的表情,简直不知道要有多假。

方正直有些肉痛的摸了摸自己的钱袋子,为了让对方这场戏能顺利的演下去,他也是够拼的了,硬是舍出去五枚铜钱。

“我倒要看看,这个小厮到底是什么来路!”方正直跟着小厮在炎京城的街道上穿梭着,不到一会儿,小厮便来到了一间茶楼的门口。

茶楼通体由一种木红所建,显得古色古香,在茶楼的正上方,还横着一块红色的匾额。上书三个字。

听香楼!

小厮在茶楼门口顿了顿。又四处望了望,确定并没有什么人看到,便也很快混入到人群中走了进去。

方正直等到小厮进入后同样跟了进去。

不过……

他显然低估了听香楼中来来往往的茶客。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小厮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方正直在茶楼的大厅内左瞄瞄,右瞄瞄。

“这位客官要来点什么?”一个小二模样的青年看到方正直。立即便迎了过来。

“随便上壶茶吧。”方正直摆了摆手,继续寻找那个消失的小厮。

“好咧,不过。客官可能要稍微等一等,现在正值早茶的时辰。听香楼位置有限,客官要不要先在旁边坐一坐?”小二热情的招待着方正直,又随手指了指茶楼一角。

方正直微微愣了愣。顺着小二的目光望去,很快便发现在茶楼一角中。正排排坐着十多个穿着锦衣华服的公子们。

“尼玛,这什么地方?还特么要排队?”

方正直也算是见多识广了,遇事一向沉着冷静。目光随意的看了看四周,很快就发现一个雅致的位置上正放着插着一个木制的小签,一看就是茶楼中用来提前定位用的。

“其实我已经定了位置!”方正直一边说也一边朝着那个雅致的位置走去,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眼角的余光却突然发现了一个影子。

影子只是一闪即逝,位置则正是在大厅通往楼上的楼梯口。

方正直当然知道那个影子正是消失的小厮,本来左移的步子一个变向,直接就朝着楼梯口冲去。

“哎客官,楼上是雅间,可不能乱闯……”小二看到方正直朝着楼梯口冲去,一下也完全懵了。

方正直并没有理会小二。

而是飞速的冲上了楼梯,然后,很快的,他便又再次发现了小厮的背影,居然是朝着三楼冲去。

“三楼?”方正直的眼睛一亮。

这听香楼生意这么好,能在三楼中喝早茶的人,身份又岂会是平凡之人,看来,这小厮果然是有问题。

方正直其实也没有想太多。

他就是想给小厮的幕后主使来个大大的惊喜,比如,突然蹦出来,大喊一声,哎呀,原来是你啊!

至于,吓对方一跳之后,会有什么好处?

方正直还真没考虑过。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成清晨起来的一次玩乐好了。

当然了,到手的射日弓,方正直是打死都不会还回去的,至于见面后小厮的指认?这个他还真不担心,又没有证据,怕啥?

直接来个打死不承认就好了。

很快的,在追踪之下,方正直也来到听香楼第三层,一个朝着东方的阁间门口,上面还挂着一个小木牌。

写着‘旭日东升’四个大字。

……

九皇子林云从来没有一刻有过像现在这样的绝望,无论他如何百般讨好,平阳就是一点都不动容。

咬死了不借。

一想到明日的东郊猎场之行,他就有一种想撞破豆腐的冲动。

作为大夏王朝的九皇子,林云这些年来混迹在炎京城内,不论国事,不谈政务,不理军机,只作一个闲散的皇子。

但是,皇子毕竟是皇子。

先天的优势还是有的,特别是在他无心争权的时候,很多的东西便会很巧合的意外间到了他的手里。

比如,紫电乌龙驹。

就是太子林天荣在其二十岁生辰时送给他的礼物,这事情满朝皆知,因为,太子林天荣是当着圣上林慕白的面再次叮嘱其一定要善待此驹,日后冲锋陷阵,为王朝做出一番千秋贡献的。

为此,圣上林慕白还亲口夸赞太子林天荣有长子之风,日后,也一定要将这份难能可贵的兄弟之谊保持下去。

不过……

很明显的,九皇子林云并没有理解太子林天荣的这份苦心。

在拿到紫电乌龙驹后,他便纵横马场,成为炎京城中王公贵族内数一数二的骑射高手,仗着紫电乌龙驹,得了一个炎京城‘小乌龙’的称号。

虽然在政权上,一片茫然。

但是,单论猎术,马技,九皇子林云绝对可以算得上炎京城一霸。

可现在好了。

炎京城猎术一霸的小乌龙,偏偏不见了乌龙驹。

这要是传出去,那绝对是能让那些王公贵族和世家公子们笑趴下不可,小乌龙没有乌龙驹,那还能叫小乌龙吗?

“好妹妹,紫电乌龙驹借我一天,我得到的奖赏分你一半如何?”九皇子林云望着已经走到门口的平阳,一脸幽怨的哀求着。

“一半?不稀罕!”平阳不屑的摇了摇头。

“全给你,全部都给你,只要你明日让我骑着紫电乌龙驹去东郊猎场,所有的奖赏我全部不要了!”九皇子林云一咬牙,拿出了底牌。

“那也不行!”平阳再次拒绝。

“好妹妹,你到底想要什么?只要你开口,九哥有的,全部给你,怎么样?”九皇子林云很无奈。

他想用强,偏偏平阳比他强。

那么,他就只能示弱,为了保住自己小乌龙的名头,他也不得不示弱。

“要借你一天,也不是完全不可以,不过,你得给我一样东西。”平阳看着九皇子林云那几乎要哭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什么东西,尽管说,我马上就让人去府里取来!”九皇子林云听到终于有了转机,顿时脸上一喜,。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你现在就可以给我。”平阳微微的笑着。

“那妹妹尽管说来听听。”九皇子林云一阵疑惑。

他这次出门过来,身上就只带了一些点心,再有就是一块太祖传下来的玉佩,其它的,还真的没带什么。

“只要你写下一个字据,然后,盖个手印就可以了。”

“字据?”

“对,你就写你把紫电乌龙驹以一万两白银的价格卖给我就可以了。”平阳一边说也一边对着九皇子林云眨了眨眼睛。

“卖……卖给你?!不行!这绝对不行!”九皇子林云脸色一变,几乎连想都没有想便直接拒绝道。

虽然,现在紫电乌龙驹在平阳的手里,而且,池孤烟的字据也被平阳一口吞下了肚子,可以说是死无对证。

可是,九皇子却知道。

一旦池孤烟从天道阁中下来,再次回到炎京城的时候,紫电乌龙驹一定会再次回到他的手里。

原因很简单,平阳绝对不会不听池孤烟的话。

但如果自己现在写下这样一纸字据。

那紫电乌龙驹才叫真真正正的没有踪影了,即使是池孤烟也不可能再帮助他讨回,到了那时,自己的小乌龙的名头,才真的叫没有乌龙。(未完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