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神灵诀第五百四十八章断桥残雾

2018-12-11 18:15: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灵诀 第五百四十八章 断桥残雾

古月被人带走,她心神受到损伤,木名侵蚀了那道神通,同时也侵蚀了她的力量,她的境界高出木名,但是战力却远远不是对手。

木名经历的对手几乎都是化神级别,甚至见识过更高习修为的战斗,对于这些小打小闹不是很在意。

当然,木名也不敢放松,反而是很谨慎警惕,臧牟之流都能陨落,更不要说自己。

木名没有太多纠缠,而是不断游离,他来到河流中,此时河流几乎减半,半数都化作神通凝聚到山神体内,说来也奇异,这文墨之邦之中的世界中,居然也有那些阴阳鱼的存在,之前木名见到河水中有些动静,此时来到河边,查看片刻后,果然如此。

当下也不迟疑,立刻动用神通捕捉,这些都是那阴阳之力所化。

而和木名这般打算的有不少人,这些人彼此都分得很开,互不干扰。

而其中多数人则是外族之人,木名的到来,没有引起一些人注意,木名利用水之力控制河流的变化,片刻后,就看见一条条拇指大小的游鱼飞出水面,不过其中一些突然炸开密封风潜入水中。

木名见此,一掐诀,水面中有无数符文生出,那些符文朝着那些极为有灵性的游鱼封印而去,而且体表浮现阴阳图案,在水中穿梭,片刻之后,阴阳鱼图案变大了几分,木名心中一动,索性放开那些封印,任由阴阳鱼图案在水中沉浮自主吸收。

不过,却在此时,木名听到一阵悦耳的声音,是一段音律。木名心神出现了一丝波动,水面有波浪出现,而且快速凝聚成为一个个人影,那些人影只有三尺大小,但是栩栩如生。

木名双眼微凝,因为这时候那些小人纷纷朝着自己飞来。

木名一一避开,随后神力一震,直接将那些小人震碎,朝着远处看去,见到一个人影踩着水面,缓缓走来。

“是你!”木名认出了来人,来人正是胡族族长,他手中提着一颗人头,那人头满是血腥,口鼻间都有鲜血流出,木名不由自主后退,此时来人状态古怪,似乎处于一种癫狂之态,眼中只有浓郁的杀意,打回气息似乎不稳。

只是,身后有破风声,几个手持着长笛的年轻人围困而来,看着木名的眼神中带着冷意。

修为都不低,居然都是元灵境,至于那胡族族长,木名看不透,不过若是没有猜错,应该是化神巅峰!

“看来,今日难以善了。”深吸一口气,木名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得罪了我们胡族,你今日必死无疑!”一个年轻人说道,约有十五六岁,但是眼中带着张狂。

木名看了一眼此人一眼,道:“咱们名义上还是同属一个部族,你们这般做法怕是不妥!”

“同属一个部族?你高看你自己了,真是无知!你们这些外族对我们而言就是一群看门狗罢了!哦,对了,你的前任山神就是一只狗,还真是贴切呢!”

那年轻人又道,而此时他旁边几个也笑起来,不过有一个女子则是沉默,轻轻蹙眉。

“胡秋,怎么了?”

胡族族长没有出手的打算,只是静静看着,见到那人的神情,便说道,他的双手扣住那颗头颅,不断汲取其中的力量,隐隐间见到那头颅中有一个虚影浮现,哀嚎,那是元神。

“没什么,此人很强!尽快斩杀,此时其他人无暇顾及此人。”那叫胡秋的是一个女子,此时却说出这般话,让木名暗自警惕。

而且她顺先吹奏起了笛子,一道道音律散出,虚空生波,朝着木名淹没而去,水中出现雾气,那是元灵雾,可以侵蚀神力。

木名体表出现了水雾神力不断被侵蚀,而木名身后浮现一滴滴雨水,那是雨水印记,掌心出现雷球,发出刺耳的剑鸣之音,那些元灵雾纷纷散去。

“果然棘手!”

那人心道,不过身躯却退后了,轻轻一跃,落到一尊水人身上,其他人也是如此,他们的音律奇特,可以凝聚水人,木名暗暗称奇,大千世界无所不有,单是音律之道就可如此,足见每一种修炼的特殊之处。

轰!

一尊水人足有一丈之高,此时挥舞着巨大的拳头砸下,虽然是河水凝聚,单是仿佛是金石。水流顿时被截断,水花四溅。

木名退开的同时,千万滴雨水凝聚成为小剑洞穿而去,那水人顷刻间被洞穿,而在那水人肩膀之上的年轻人身前则是出现一道水流壁障,挡住了这波攻击。

而且随着音律的传出,那水人顷刻间恢复。

木名没有意外,只是感觉更加棘手了些,而且木名再次避开,其他人也攻伐而来。

两颗雷球在远处炸开,一道水人爆碎,而且传出一声惨叫,那水人身上的一人栽倒落入水中。

木名的两颗雷球一个击中了水人,另一颗则是落在那人身上,那人试图用水幕阻挡,但是却失败了,雷球的贯穿力太强了。

其他几人面色凝重了几分,不过却见到木名快速移动,木名在水面快速奔走,脚下有水之力弥漫,可以让自己在水面快速移动,不至于落入水中,他们几人快速封锁,以为木名要逃出去,因为木名朝着那岸边方向移动。

“岂能让你如愿!”胡秋吹出一段古怪的音节,木名身前立刻有水幕出现,木名只得避开,沿着另一侧奔走,只是另一侧也是突然有水流阻挡,其他几人都露出笑容,此时木名的去路都被阻挡。

然而,突然间木名也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只是这笑容却让那几人生出不妙之感。

“不好!他的目标是胡风!”

胡秋大叫一声,身下的水人快速奔走,而且有水流化作箭矢朝着木名刺穿而去。

然而,还是晚了,木名速度暴增,那箭矢还未触及木名,木名的身躯就消失,当再次出现的时候,木名的手中提着一个人。

方才的一击木名将此人击伤,此人退出战圈,但是想不到木名的目标竟然是他。

“要做人质要挟?”胡秋冷声道。

“放开我,留你个全尸......”木名手中的胡风有惧意,但是见到胡族族长在远处静静看着这里,心中顿时安定了几分,此时冷声说道,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然而木名没有回答,只是朝着一手提起他的脑袋,这让他大怒,但是却丝毫没有反抗之力,而且木名屈指一弹,一粒黑色的种子就落入他的口中。

“咳咳......什么东西!混蛋!”胡风大叫,只是突然面色剧变,“我的肚子!”

对面几人也是茫然无措,不过都感觉出了不对劲,本能闪避。

木名此时将胡风快速丢出,他们快速避开,只是让他们想不到的是木名将胡风丢到胡族族长所在。

“找死!”胡族族长目中杀气显露,木名想干扰他的动作,他快速散出一道修为将胡风接住。

“你且忍片......不好!”胡族族长说道,只是随即一掌将身边的胡风震退出很远,自身更是立刻移动。

胡秋几人此时已经追来,他们见到木名如此举动,都想快速接住胡风,但是想不到突然间胡风又被震退。

此时他们那里还不明白,胡风出了大问题,胡风肚子中突然出现一段黑色的木枝条,这绝对不正常。

胡秋最先意识道这一点,也最先做出反应,快速闪避,但是其余几人终究还是慢了一息。

而这一息的功夫,足够致命!

伴随着古怪的声响,还有胡风凄厉的嘶吼,河道中突然出现一株巨大的藤蔓,那藤蔓生长着无数尖刺,方圆数十丈的地方都被藤蔓占据,河道几乎都被截断,然而最让人触目惊心的是藤蔓的一边,那里有几个人影挂在其上,而这几人此时都已经奄奄一息,一根根尖锐的长刺刺穿他们的身躯,甚至连头颅也被贯穿,只是没有任何血迹,他们就像是人形的刺猬!

胡秋感觉口中发酸,不由大口呕吐起来,刚才还活生生的同伴,顷刻间就面目全非,他们身上没有一块好肉,而这罪魁祸首却是那站在藤蔓一端的少年。

此时胡秋才知道他们惹了一个狠角色,而付出的代价及时同伴的死亡!

突然木名动了,身下的藤蔓快速移动,木名踩着藤蔓的一端狠狠发力,那藤蔓直接崩断,同时也换来木名极致的速度。

木名要绝杀胡秋,胡秋本能的躲避,但是身躯却不听使唤,方才的一幕让她感到恐惧,看着越来越近的人影,她不甘心的要闭上眼睛。

“要死了么!”这是她内心的声音,脆弱而无声。

但是突然间一声剧烈的波动散开,黑雾挡住了视线,她大喜之余,将那捂住口鼻。

胡族族长出现在她的眼前。而木名则是跌落到远处的河边,嘴角带血,但是却露出笑容。

胡秋此时才发现,胡族族长双手手心滴落黑色的血液,气息有些波动。

“竟然是罕见的巫师,居然能操控植物类,而且还会咒术!胡秋,你离去吧,此人你们不是对手!”

胡族族长身躯缓缓落道水面,方才他在半空将木名的攻击阻断,但是事情有些变化,所以他捏碎了手中的那颗头颅,元神之力炸开来,将木名击退此时他的心绪有些不宁。

“胡风......”

胡秋咬咬嘴唇,看着远处那藤蔓占据之地,此时那里已经没有任何活人的气息,因为那藤蔓再次生长。

“不要管他们了!”胡族族长看了那里一眼,眼中没有不忍,只是看着那几具快速萎缩的尸体,有些惧意。

“保重!叔父,此人的弱点在于他的咒术不稳定!”胡秋身躯一跃,跳出沘江,朝着远处掠去!

木名瞳孔一缩,自己的手段不是咒术,只是自己亡灵身的力量,只是这力量不稳定,容易反噬。

“年轻人,看错你了,若是没有猜错,之前你那把激怒我就是想让我和你动手吧?”胡族族长说道。

木名看着眼前之人,道:“不错,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这力量你此时只能镇压,若是强行动用修为恐怕你就要废掉一双手了。”

胡族族长瞳孔有杀意,他默默运动,发现果然手臂中有诡异的诅咒裂开出现,不断吞噬手臂中的生机。

“先是逼迫他们围困你,最后直接灭杀他们,更是借着绝杀胡秋的机会来引我出手,我若是不出手,那么胡秋就是死,若是出手则会和你交手,而和你交手则会被你的力量侵蚀,好深的算计!”

胡族族长气势在凝聚,试图破除那力量,但是木名却道:“除非你会最霸道的雷术或者火术祛除,至于你说的算计,好像从头开始都是你们和我过不去,我只是自保而已,而且,我没有杀胡秋的打算,我本来想当做人质的,那人对你应该算重要吧?”

“你怎么看出来我必然出手?”胡族族长语气有些激动,面色阴晴不定,眼前之人极为难缠,而且头脑极为冷静。

木名道:“你如此狂傲之人,哪怕是对于自己的族人都是如此,只有至亲之人才会让你呼唤出名字,所以我想那女孩应该对你还算重要,最重要的一点,那女子年纪和他们相仿,但是修为却高深许多,想来一定是能够利用你们部族很多资源的子弟!”

胡族族长轻叹:“不愧是做了山神的存在,我承认小看你了,不过你看错我了,我就是拼死也要斩杀你,本源印,开!”

一股冲天的气势散出,胡族族长的丹田处突然涌现大量的符号,那些符号出现的刹那,木名的血脉都跟着颤动,那是最纯粹的血脉本源之力。

“果然狠辣,是了,也只有催动生命本源,才能短时间除去我的力量只是这般做,怕是有损你的根基!”木名露出佩服之色,心中却暗暗警惕,对自己都如此狠辣,若是自己稍有不慎,恐怕会落败,而且下场凄惨无比。

“那又如何,身为族长,早就有生死的觉悟,你莫非不明白吗?喝,生门,开!”

他的眉心月牙旋转起来,最后变成一个圆形的月印,而且变得赤红,他的身躯发生了变化,气息逐渐稳定,身躯变得赤红,他的力量不断攀升。

木名看着这一幕,知道事情棘手了,而且一股无形的波动散出,那是意境之力。

“既如此,只能拼死一搏了!”说着捏印,但是突然间,有剧烈的轰鸣传来。

这一声轰鸣可谓惊天动地,而对峙的两人都纷纷变色,因为,那座巨大的宝丰大桥突然颤动起来。

“算你命大!”胡族族长身躯一闪,直接朝着远处奔去,只留下一句话,木名倒是没有在意,反而轻声道:“怎么这么快就破除封印了?”

而此时,一头巨大的白色狐狸扬天嘶吼,身后的巨尾直接朝着大桥拍去,大桥直接断裂!

随之出现的是,三团巨大的却是浓稠不定的残破雾气也随之出现!(未完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