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鬼村惊魂 第98章 尸变

2019-10-12 22:46: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村惊魂 第98章 尸变

“这个……”很显然小胖子跟我一样的惊讶,一双眼睛瞪得就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了。由于逆光,我只能看见阳光从小胖子张大的嘴巴里照射过来。

棺材里的男人依然在“嘶嘶嘶”地作响,而且发散出来的臭味也越来越浓烈。他身体里升腾起来的白烟也越来越重,这阵白烟带着一阵如同火烧过一般刺鼻的烟

。没一阵子,整个屋子里,便都是这种气味。

由于我距离尸体比较近,原本应该是不论什么情况我都可以看得比较清楚。但是滚滚的浓烟,让我看的并不是十分的真切。

前几秒,我分明看见男人是依然舒展着双手,现在再看看,他的双手已经紧紧地我成了拳头。一双眼睛好像也想要睁开再看看这世界一样。嘴巴也用力地咬紧,咬肌很明显地突出啦。所有这一切,只证明了这一点――棺材里躺着的这个男人很痛苦。

但是这一切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照理说,他死的时间并不短,但是为什么到现在了他还能够明显地感受到痛苦?这和昨天在殡仪馆后山看见那个男子什么都不怕,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

“董柯,你快过来看!”小胖子可能是因为鼻子过敏,受不了刺激性气味,进来没一阵儿,就不停地打喷嚏。所以,只在房间里站了一会儿,就退到门边上呼吸新鲜空气去了。

“看什么?”小胖子听我一呼唤,就跟着跑了过来。但是浓烈的烟雾,让他根本看不清什么,所以他垂下头,四下都看过了,又抬起头来看着我。

我仔细一看小胖子,发觉他鼻子过敏挺严重的。就这一会儿功夫,他的鼻子已经通红。他用力地捏着自己的鼻子,不让自己打喷嚏,但是泪水,就成行地往下流。

“你仔细看看棺材里的男人,他是不是在动?”因为烟雾太大,加上实在是匪夷所思,所以我有些怀疑自己看到的是不是真的。于是,我只能让小胖子帮我确认一下。

说完,小胖子就直直地盯着棺材里看。这会儿太阳有些斜了,加上有风,房子里的烟雾慢慢地被吹散了。

还有部分阳光现在男人身上,所以,他轻微地抽搐了一下。虽然说这个东西很轻微,但是只要仔细看,总会发现的。所以,小胖子看见这个,突然之间叫了出来。手一松开鼻子,就跟着打起了喷嚏。

“卫风,他是真的动了,你看!”说完,小胖子赶紧用左右捂住鼻子,右手指给我看。

又是一下很明显的抽搐。

我看得愣住了,整个人呆呆地照在原地。也许是吸入了太多的烟雾,整个人感觉轻飘飘的。但是这些气体,迅速地在我身体里下沉,沉得快要把我压垮了。

“卫风,你说他怎么会这样?”小胖子突然之间,又叫我的名字,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浑身上下不由自主地跟着抖动了我一下。

“我也不知道。”小胖子很惊讶,我同样很困惑。遇到的这一切,都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如果说方乌氏第一次出现在我的生命里的时候,把我吓得不轻。那么这一次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说会不会有一种可能?”我看见男人浑身上下已经被阳光烧得不成模样了――原本还算完整的皮肉,暴露在阳光下的部分,已经全部变成了白。这些白骨,就像做纸老虎还没来得及糊上纸的木头支架,突兀地立在哪里瑟瑟发抖。

“什么可能?”小胖子疑惑地看着我。

“他可能很怕阳光。是太阳光,把他变成了这样!”我这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但是目前我看到的场景是,男人曝露在阳光下的部分,还在不断地蒸起写白气,而剩下的部分已经恢复到了平常状态。

“这个……”小胖子目前的表情十分的纠结。他好像有点相信我说的一切,但是内心却还有一个理智的声音在呼唤他。所以,他的表情前一秒是狰狞的,后一秒表如沐春风。前一秒是春暖花开,后一秒就是愁眉紧锁。

这样的纠结情绪没有维持多久,棺材里的动静彻底地停了下来。男子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包括脸上的皮肤都是被阳光烧的所剩无几,身体上只有那裹着他的衣服还是完整的,里面的皮肉已经失去了最初的饱满,只剩下一副白骨孤零零地被破烂的衣服包裹着。

棺材里面有厚厚一层水,深度大概在男人半个身子左右。那些水沾着男人衣服上的泥浆,又混合了些其他的东西,看上去如鼻涕一样,粘糊糊的。看了让人觉得恶心。

“好像停了。”小胖子探着脑袋,朝里面望了两眼,然后迅速地比脖子缩了回来。

“对了,董柯。”我轻轻地在小胖子肩膀上拍了一下,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动,吓得差点跳起来。回过头来看着我的时候,脸上毫无血色,白的就去一张纸。唯独有些颜色的是眼睛,眼睛里面的红血丝,看上去异常的吓人,就像是被孩子抓花了的脸。

“你别吓我好吗?”小胖子有点冒火,说的声音有些大。

“不好意思。我是突然之间想起有件事情要跟你说。”说实话,如果我们俩换一下的话。我估计也会被吓得半死。因为我光这么站在这里看着这一切,我的背心都像是火烧一样,让我难以忍受。

“什么事儿?要不我们出去说吧!”小胖子又朝着棺材里看了看,里面已经彻底地恢复了平静,只有这从男人身上化下来的水,缓缓地流进棺材下面。有几只跳进去的蚂蚁,在里面使劲地扑腾,不过没一会儿蚂蚁便在里面动弹不得了,然后就迅速地死去了。

“我要说的事情跟他有关。”我指着棺材给小胖子说。

“什么事?”

“他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怎么死的,你快说啊!”小胖子有些着急,脸色慢慢地涨红了,像一朵刚开的桃花。

“他跟昨晚上那个人一样,可能都是被人咬死的,脖子上的牙齿印还可以看得到。不信的话,你看看。”说完之后,我捡起地上的柴,轻轻地在男人脖子上拨了一下,撩开他凌乱的头发。

刚才那一番事情,我不确定那个伤口还能不能看得见。但是,我必须要找给小胖子看。

“来,让我看看。”小胖子也不等我找到,整个人就像是看稀奇的孩子,一个劲儿地把脑袋往里面伸。

果然男人脖子上的伤口已经被烧烂了,已经看不见了。我在脖子上捣鼓两下,却发现他脖子上的骨头上有两个针孔大小,却已经发黑的印记。

“你看,这里!”我用木棍指给小胖子看。两个印记虽然不是十分明显,但是却异常的突兀。脖子上有些骨头,轻微地有了些裂缝,应该跟他脖子上的伤是同时造成的。

小胖子探出头去看,也许是看的并不真切,所以想伸手去付。我一把拉住他,说:“用这个。”

棺材里化掉的尸水,不知道里面有什么,飞进去好几次昆虫,只在里面扑腾了两下都没了小命儿。连会游泳的蚂蚁,也只是迅速地死去了。所以,我不敢让小胖子去碰这个。

小胖子从我接过木棍,轻轻地在尸体上撩拨了几下。在伤口处停了下来,若有所思地说:“果然如此,但是为什么会这样?是什么人做的?”

职业的因素,小胖子紧紧咬着自己的双唇,眉毛已经紧紧地挽在了一切,把心事通通地挂在上边,摇摇摆摆的。

“难道真有僵尸?”我突然想起齐叔曾经跟我提过死党村里有僵尸的事情。再联系眼前看到的这一切,我不由得浑身发寒,在嘴里小声地嘀咕。

“嗯?”小胖子不可置信地望着我。

我的心里也疑惑,如果真不是僵尸的话,又有谁能做出这一切呢?

等小胖子的同事来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再说这一切。

后来医院给我打,说顾盼的病情有变化,所以我跟着小胖子,打算要回留城。

“汤圆?”我们刚刚走到小胖子的车边的时候,就看见小胖子车的发动机盖上坐着一只猫――浑身黢黑,目光炯炯,神态庄严。就是汤圆无意。

我把汤圆赶下车,但是我们刚上车他就跟着跳了上来,从副驾的位置径直跑到了后排的座椅上。

“要不,把他也带去吧。不然他不知道会怎么样?”我这么说,汤圆就做成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耷拉着脑袋,眼眉低垂地打量小胖子。

“也行,反正多它一个不多。”很显然,小胖子没有我对待汤圆的耐性。

小胖子这么一说,汤圆倒来了劲儿了。猫也跟着放弃起来,就这样没羞没遮地在车上闹腾起来了。

“秦三?”我看着汤圆,小胖子专心致志地开着车。没开一阵儿突然停了下来。

我听他这么一说,抬起头朝着外面看――路边站着一个人,正使劲儿地朝我们挥手。那个人有些像秦三,但是却又有哪里不对……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医保医院吗
成都恒博医院挂号费多少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如何乘车
成都恒博医院要挂号费吗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来院路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