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至尊吸血鬼:我本张狂 92.第92章 乌达异世

2019-09-12 18:41: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吸血鬼:我本张狂 92.第92章 乌达异世

拍卖会议事密厅之中,几道人影正襟危坐。

单天昂拧眉,说道:“对于这事,不知大家有何看法?”

这事,自然指的是乌达小镇所发生的灵异事件,说是灵异事件,不如说是某些不为人知的阴谋吧。

这个时空的人们崇尚的是武力,根本就不可能去相信那些鬼怪之说。

“进入的人从未出来过,这真的是很奇怪,会不会是他们还不想离开,所以才暂时没有出来。”于演站在一旁首先说道,他近日来变化挺大的,没有去圣灵全职学校,而是就着拍卖会现有的上好条件用品一心修炼,进步很快。

单天昂听了,摇摇头,于演的心思太过于简单了,根本就不知道这其中的深意。

他又说道:“非也,近半个月以来,进入乌达小镇的人都没有出来过,造成了几十人失踪,这实在是匪夷所思的事,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单天昂都这么说了,于演便只有拧眉努力思索了起来。

席致荣见了,说道:“听当地人的说辞,说是乌达小镇夜晚丝毫不见灯火,犹如死镇一般死气沉沉,不仅如此,晚上时连动物的鸣叫声都没有。”

狸妖听了,不禁挑眉,这乌达小镇竟然如此怪异,晚上居然不燃灯火,死寂沉沉。

小镇一般都处于偏远的地区,还这么死气沉沉的话,想想就觉得恐怖可怕。

当下,狸妖不禁问道:“就小镇中有问题,小镇周围的人没问题吗?”

按理来说如果乌达小镇出什么事,周围之人应该能够知道些什么,他们居住在乌达小镇的周围,必然会进镇购物什么的,难道就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吗?

席致荣听了,觉得狸妖此话问的很有道理,他拧眉一想,说道:“唔,小镇周围的百姓似乎都无事,就是进镇过夜的人后来都没有再出来过!”

他着重的强调了,是在乌达小镇过夜的人后来都没有出来过,都如此说明了,那便是乌达小镇的夜晚有问题了!

“为何判断这诡异事件与黑暗殿有关?难不成是黑暗殿在作祟?”狸妖挑眉,小镇那种小地方,确实很适合藏身,只是最近黑暗殿如此猖狂,岂还会老老实实的待在小镇那种地方中。

楚夜煌说道:“小妖,是因为附近的居民说是看到一批可疑的神秘黑衣人,还时不时看到落单的黑衣人,所以我才会这么判断的。”至于席致荣与单天昂怎么知道的,那也全是他告诉他们的。

狸妖听了,点点头来,黑暗殿神出鬼没,或许有可能还真的隐藏在小镇当中了,然后对小镇的人进行伤害,这么说来,那么就很有可能是黑暗殿做的这件事了。

“自黑暗殿未出现以来,东大陆苍生安居乐业,从未发生过什么大规模的恐慌事件,自从黑暗殿出现后,真的是闹得民不聊生,现在,吸食人血案件还没下去,这乌达小镇就又出了问题。”单天昂拧眉,语气中有着藏不住的愤慨之意,东大陆民不聊生,他也不好过,他身为拍卖会的长老,位高权重,更多在意的不是财富,财富什么的他已经看淡了,他在意的是天下苍生。

所以,他才会不断的寻找能够消灭黑暗殿的人,也就是狸妖,然后全心辅助狸妖消灭黑暗殿。

狸妖思索一番,突然说道:“既然是乌达小镇的夜有问题,不如我便去那过上一夜,也正好查查这件事的缘由。”

此话一出,楚夜煌首先就驳回狸妖的意见,他道:“乌达小镇夜里存在着许多未知的危险,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小妖你不准去!”

狸妖听了抿唇,楚夜煌似乎习惯了强势了,方才他还在气势不稳的给她道歉,现在呢,又换上了一副强硬命令的模样。

但楚夜煌这是在关心她,狸妖听了,对于楚夜煌强硬的态度,也就由着他去吧。

她说道:“那乌达小镇的夜有问题,如果不去查看一番,怎么破解这诡异事件?”

“我派属下去。”楚夜煌想也不想便说道,反正狸妖就是不能去,他不能让狸妖有任何危险。

狸妖拧眉,说道:“你确定他们能够护住自己然后回来报告消息?你确定派他们去不是在浪费他们的生命?”狸妖反问。

乌达小镇太过诡异,必定不简单,如果派去的人手不够强大,不仅浪费了他们的生命不说,还有可能打草惊蛇引得对方警惕起来。

“在未了解对方的实力之前,我们还是切勿轻举妄动为好,我们可以先派人在白天的时候去乌达小镇中勘察,别让他们在镇中过夜。”席致荣想罢就这样说道,他认为此事可以慢慢来,循序渐进,待得到了比较可靠的消息,再派人去夜里勘察也不迟。

“如此甚好。”单天昂听罢点点头,认为此举可行,说罢他以询问的眼光看着众人。

楚夜煌自是没有意见,因为他已经派人前去乌达小镇了。

狸妖也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意见,当下大家达成一致,单天昂便叫来属下,当即分拨了一批人即刻出发前往乌达小镇。

接下来,席致荣说起了另外一个话题。

他道:“近日来,林氏世家一落千丈,不仅是势力上,生意上更是没落,仅仅几天时间便再也没有以往的繁荣。”

他说完不禁看着狸妖,观察着狸妖的变化,因为狸妖是林氏世家的林雨,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了,既然她是林雨,那她便与林氏世家有着不可磨灭的血缘关系,林氏世家即将没落,不知狸妖会有何想法。

但席致荣都说完一番话了,狸妖也未有什么变化,席致荣见此才松了一口气。

狸妖听了,眉角一挑。

那时他身上有一块莫名其妙的殿主令,林天瀚的身上也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模一样的一块殿主令,而冉月白却赦免了狸妖,却不给林天瀚一个解释,这不是摆明了要掐着林氏世家么。

冉月白借她之手,拖林氏世家下水,然后他再来收服林氏世家的势力于自己的手中。

林氏世家啊,这可是一个世家,那势力可是不容小觑的!

“那冉月白作何表示?”狸妖问道,冉月白不在这里,她便也懒得叫个尊称,就直接叫名字了。

这几日来狸妖都待在竹园不管这些事,所以她并不知道。

席致荣听了,回答道:“秦皇昭告众人,林氏世家与黑暗殿有染,他并未给出具体的证据,便对林天瀚进行强制性关押,然后大力对林氏世家名下的各种产业进行收服。”

冉月白控制住林天瀚,强行占用属于林氏世家的势力,其速度可快,仅仅三天便已经拿下了四分之一的林氏世家。

“唔,看来冉月白是看上了林氏世家的势力,所以便要强制性收服了。”狸妖恍然,只是为何四大世家都存在了那么久了,为何冉月白现在才来收服这些世家的势力呢?

再者四大世家底蕴深厚,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拿下的。

“嗯,君心莫测,不知其他三大世家是否会因林氏世家的事而引起警惕。”单天昂叹了口气,深知冉月白现在不仅对林氏世家有兴趣,还对圣灵全职学校有兴趣啊。

毕竟席致荣都抵上了圣灵全职学校了,那就如同一个定时炸弹一样,只要一沾上与黑暗殿有关的任何东西,那可就会全部葬送了啊。

所以现下席致荣与单天昂都把心思重心放在了黑暗殿上,尽力的辅助狸妖,找出黑暗殿,证明狸妖。

“呵呵,林氏世家不会那么快就会被吞噬了,毕竟不是什么小门派。”狸妖话虽这么说道,可眼中却闪着只有自己才看得懂的光芒,林氏世家不会那么快覆灭的,因为她不允许。

楚夜煌见此扫了狸妖一眼,深知狸妖心中有自己的想法不愿说出来,楚夜煌不喜欢这样的狸妖,他想要狸妖对他毫无保留的不留秘密,他想要了解一个完整的狸妖。

“是啊。”席致荣点点头,冉月白想要得到林氏世家,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是夜。

城市染上绚烂的灯火,既糜烂黑暗又繁华,人们讨论的最多的莫过于当下发生的这些与黑暗殿有关的大事了,还有林氏世家的事,各持各的看法,各种见解各种说法,很是不好,不过讨论的真的很热闹。

城主府中,气氛比以往严肃了几分,夜里巡逻的士兵也多了几倍,他们马不停蹄的不断在城主府来回走动巡逻,被安排成了一种很好的顺序,这边的过去了,那边的便会立马过来,待他们过去后,下一组巡逻侍卫便又来到了这边。

就这样密不透风的严格看守,根本没有任何死角,恐怕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更何况是一个人了。

狸妖火红的身影隐藏在一棵茂密的大树中,她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的细缝,观察着外部的情况。

当时,她记得冉月白把林天瀚囚禁在了什么园中,听起名字来是一处独立的住所。

城主府的分布是东主西客,想必那个什么园会在西边。

狸妖想罢,便穿梭于树木之间,以树木做遮挡物,渐渐向西边掠去。

一组侍卫走了过去,另一组侍卫又走了过来,两组交叉而过,不远处,就要迎来第三组侍卫。

在两组侍卫背道而驰的第一秒,狸妖立即闪身越过侍卫,达到里部,而那些侍卫没有任何察觉,和方才一样的走了。

这是一座独立的院落,看外表建设的很不好,狸妖正是看见这个,便想着进来看看,林天瀚是否在这里。

她掠过院墙,飞身直上主屋的屋顶,她压低了身体,不想引起他人察觉。

此时,屋中亮着灯光。

狸妖靠近,便听到了屋中传来了一男一女两人对话的声音,狸妖一听便知这里不是她要找的地方,但她听到他们所说的内容时,她下意识的顿住脚步,细细听来。

“母亲,我就是喜欢狸妖!”男孩稚嫩的声音中有着固执。

一个女子的叹息声传来,女子道:“孩子,不是母亲不让你喜欢她,是因为那个女子身份特殊,你就算是喜欢,你父亲也不让啊。”女子明显很寵爱男孩,对于自己的孩子喜欢狸妖她都不反对。

“不嘛,娘,你去求一下父亲,狸妖那么优秀,我就是喜欢她。”男孩不禁撒娇。

女子对于男孩此时的动作表示很无奈,完全没有抵抗力,她连声应道:“好好好,你喜欢就好,我明日去探探你父亲的口风。”

狸妖听此,不禁掀开一块瓦片,观察着里面的情况,没想到都是熟人。

一个是莫儒青的妻子祝馨,一个是那日她在茶楼见到的那个浮夸的男孩,此时,男孩正迫不及待的把祝馨往外推,不停的说道:“母亲,你现在就去,现在还不晚,等会儿说不定你还能和父亲一起睡觉,哎,别忘了给我带个消息,如果父亲不同意,你就吹吹耳边风……”男孩念念有词。

祝馨身子不停往外靠去,无奈的说道:“之儿,你这孩子,真是够了,母亲都答应你了,就一定会为你做到的,看你这急得。”

莫蓝之听了傻呵呵的笑了起来,一想起脑海中那张绝世倾城的脸蛋,他又觉得自己想迫不及待就见到了,于是,他说道:“母亲,你快去父亲那里,我要睡觉了,你快去吧快去吧,别忘了我的事,不然我终身不娶了。”

祝馨一声,不禁点点莫蓝之的脑袋,佯怒道:“你要是敢不娶,你就给我滚出城主府去做乞丐。”说罢,在莫蓝之催促之下,祝馨这才离开。

莫蓝之一把把门关上,深呼一口气,而后发出了兴奋的大笑:“哦哈哈哈,狸妖狸妖,我好喜欢你!”

他怎么也想不到此时他喜欢的女子就在屋顶,而且还一直在看着他。

狸妖见此扶额,没想到祝馨的儿子居然喜欢她,狸妖看着莫蓝之着干净纯洁的小模样,对他也是有几分好感,想罢,狸妖跃下屋顶,推门闪身进入屋内。

啪!门突然一开一关。

“谁!”莫蓝之下意识的转身,看着突然发出响声的门,门还和之前一样好好关着没什么不同,可能是他想着狸妖太过兴奋了罢,这样安慰自己后,莫蓝之不禁又思念起狸妖的模样来。

“你在找我吗?”

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从莫蓝之的背后传来,吓得莫蓝之远远的跳开,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他瞪着眼睛看着狸妖,眼中的惊吓慢慢被喜悦所代替。

他刚想着狸妖,狸妖就来了,莫蓝之不由得怀疑自己在做梦,他情不自禁捏捏自己的脸,发现是真的好痛!

“啊,狸妖,你是感觉到我爱的召唤,所以你就来了吗?”莫蓝之眯着笑眼十分开心。

狸妖听了这话,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好,这莫儒青的儿子未免也太逗了。

“狸妖,你感觉到我的心跳了吗?看见你我心跳加速,我想我可能是爱上你了。”莫蓝之说着按压着心口的位置,认真的看着狸妖一字一句的强调,他不禁忍住心底的狂喜。

狸妖扫了莫蓝之一眼,道:“你喜欢我?”

“嗯嗯。”莫蓝之小鸡啄米的急忙点头。

“为何?”狸妖眉头一挑,便说了出来。

莫蓝之不用思考便说道:“第一次看见你我就喜欢你了,你好酷,好强大,好棒,我喜欢。”

狸妖听罢,看着莫蓝之眼中满满的崇拜眼神,这孩子,看上去也不过十三岁,懂什么喜欢?想罢是听了他人的言谈便认为她很厉害所以崇拜她罢了。

狸妖摇摇头,道:“好吧,我先走了。”狸妖说罢作势就要绕过莫蓝之离开。

莫蓝之见了一急,急忙退到门边挡住了门,道:“你不是特意来看我的吗?怎么这么快就要走吗

?”

或许莫蓝之还是以为是他太过于思念狸妖,所以狸妖就出现了。

狸妖扶额,道:“我有些事要做,所以要先离开。”

“你有什么事?我帮你!”莫蓝之想也不想便说道,紧紧的挡着门,那小模样,就是不让狸妖离开。

狸妖听了,眼中光芒一闪,她勾起嘴角。

“你可知冉月白何在?”

莫蓝之一听,脸上满是怒色,他愤愤不平的说道:“狸妖,冉月白那么坏你还找他做什么!就是他让我父亲把我关在这破院子里不让我出去,他太坏了,你别去找他了。”

狸妖看莫蓝之这模样,原来是被迫关在了这里,那狸妖之前对莫蓝之的怀疑也打消了,她问道:“他为何要把你关在这里?”

“因为我喜欢你,冉月白知道了便说我不该喜欢你,还说我思想顽固不改,就叫我父亲把我禁足在这里了。”莫蓝之鼓鼓腮帮,眼中满是怒意。

狸妖听罢,点点头,说道:“那你可知宜居园在哪边?”莫蓝之既然这几日都没有出去,看他那模样他还不知道这几日发生的事,狸妖便放心的问了出来。

小儿感冒药十大排行榜
冠心病分为五种类型
老年人厌食症原因
宝宝脸色发黄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