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两届奥运冠军杜丽别子归队备战里约心无旁骛

2019-03-26 12:20: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法制晚报讯伴随冬训的开始,在北京西郊集结的中国射击国家队进入里约奥运会备战周期。而在训练场上多出了一个熟习的身影,她就是妈妈级奥运冠军杜丽。

2012年折戟伦敦奥运会后,杜丽向国际射联申报了暂时退役申请,回老家专心带孩子。时隔两年,两届奥运冠军得主虽然不舍离开年幼的儿子,但还是重新拿起了枪,回到熟悉的国家队,真正去享受射击带来的乐趣。

近日,《法制晚报》记者专访了杜丽。刚刚回归的杜丽直言自己是一名“纯新人”,规则的改变和两年多没有系统的训练有点盆腔炎怎么办,都让她需要从零开始。在谈到里约奥运的目标时,杜丽表示:“还没想那么多,一步一步来吧。”

此外,由于丈夫庞伟也在队里训练,他们4岁多的儿子“茂茂”只能在山东老家与姥姥、姥爷生活在一起。“只要有时间就会和儿子通电话,希望儿子将来能来北京上学。”杜丽言语中透着牵挂。

归来 自我定位“纯新人” 5月份重回赛场

法制晚报:决定复出的最大动力是什么?

杜丽:最大的动力还是对射击运动的酷爱。从前只是把它当做职业,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喜欢射击,享受射击。在训练中,我能够心无旁骛地做每个动作,并且去研究和反思。寻找射击的一些规律,这类感觉是以前没有的。

法晚:做出复出这个决定困难吗?

杜丽:不难做,一方面我是自己想要回来。另一方面队里也有需要,希望我能以自己的实力和经验对年轻队员做好传帮带,我也希望自己能在里约奥运赛场上获得好成绩,算是一拍即合吧。

法晚:目前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杜丽:我是一个“纯新人”。规则改变了,好多东西我还不是很了解。我现在算是从零开始,因为他人都已早就进入里约奥运会的备战了,我却觉得它很遥远。要赶快学习,遇上队友的步伐。

法晚:现在能适应训练吗?有甚么困难?

杜丽:技术动作是不会忘的,练了这么多年,都已深入到血液里了。只是体能训练有点吃不消。可能是太久没有系统训练了,每次练完体能身体都是软的。尽快适应吧,争取早点调出状态。

法晚:近期的目标是什么小宝宝便秘怎么办

杜丽:争取在世界杯选拔赛上拿到积分。为了获得世界杯和奥运会的资格,只能一站一站地打好,获得更多积分。由于向国际射联申报的复出要到5月8日才生效,我最早能参加5月12日开始的世界杯美国站。

牵挂 总觉得亏欠儿子 平时交换靠电话

法晚:现在孩子和谁一起生活?

杜丽:因为我和庞伟都在队里集训,孩子现在和姥姥姥爷一起生活在山东老家。

法晚:平时想儿子吗?

杜丽:当然是很想念了,毕竟他才四岁多,而且之前一直是我自己在家带,现在我和庞伟又都不在孩子身旁,总觉得有些亏欠他。

法晚:用甚么方式和儿子交流?

杜丽:一般都是打电话聊天,问问他听不听姥姥的话,想不想我,有没有生病。要找准时间,因为我训练结束的时候,孩子可能在午睡。这两天比较忙,都没顾得上给儿子打电话。

法晚:元旦的时候儿子来看你们,待了多久?是否是舍不得离开你?

杜丽:待了两天就走了,其实就一整天。也没去什么地方玩。孩子很懂事,虽然能看出来他舍不得离开我和庞伟,送他上车,回头跟我们说妈妈再见、爸爸再见,从来不闹。

茂茂一岁就玩“枪” 看妈妈训练淡定

法晚:将来会把孩子接到北京吗?

杜丽:我希望是这样。从孩子的角度斟酌,毕竟在父母身边的话对他的成长更有益。和我们也更亲近一些。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只要儿子在身边我就很踏实,也能更好地投入训练。

法晚:大概准备什么时候把孩子接过来?

杜丽:等他上学以后吧,现在才4岁多,太小了。我和庞伟又在备战奥运会,也分不开身。我之前和庞伟有约定的,只要把孩子接到北京来,我们俩之间就要有一个人负责把茂茂照顾好。

法晚:听说茂茂很喜欢看射击?

杜丽:哈哈,是的,可能是受我和庞伟的影响吧。电视上有射击比赛的时候小孩子发烧怎么办,他都会特别专注地看。他1岁左右的时候就开始玩仿真枪了,别的孩子对枪的声音可能比较畏惧,但是茂茂在训练场看我训练的时候特别淡定。

法晚:觉得儿子有没有射击的天赋?会不会斟酌让孩子练射击?

杜丽:一般要到十几岁才能看出适不适合练射击。说实话我不是特别希望孩子干这行,太苦了。训练和比赛都需要精神高度集中,非常累。而且我们训练的地方都比较偏僻,基本没有自己的时间。但是我们会尊重他自己的决定,如果茂茂真的喜欢射击,我和庞伟会支持他的。

规划

还没考虑当教练 去里约享受比赛

法晚:平时和年轻运动员沟通多吗?

杜丽:在训练的间隙和训练结束后,小队员们会主动和我交换。作为老队员,我也乐于和他们分享自己的一些经验和体会。帮助教练做好传帮带的工作吧,这次回来肩上也多了一份责任。

法晚:斟酌好什么时候退役了吗?里约以后?

杜丽:还没有具体计划,到时候看队里需要吧,也要根据我本人的身体和竞技状态。如果状态好,队里需要,也可能再打一段时间。孩子慢慢长大,也会让我省心很多。

法晚:退役以后斟酌当教练吗?

杜丽:现在还没有这类想法,毕竟教练员和运动员在要求上有很大区别。如果做教练的话需要参加一些专门的考试,进修一些课程,我会征求领导和家人的意见。总之,我退役后不会离开射击,会从事相关的工作。

法晚:谈谈里约奥运会的目标吧?希望弥补伦敦的遗憾?

杜丽:队里没有给我具体的要求,我还是本着享受比赛吧。这个年龄了,也不需要再去证明甚么,弥补甚么。成功和失败都是人生必需的经历。现在最重要的是调剂状态,获得奥运会资历。

本版文/记者 张昆龙 实习记者 张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