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民间环保人士求解垃圾围城

2019-08-14 16:02: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绿房子 体现的是公民的智慧和责任,无论成败,都将是破解垃圾围城的一次有益尝试。至于公民的参与能否与政府最终形成良性互动,仍需时间来检验。

是公民,而不是 屁民 。 在一些场合,黄小山更愿意这样评价自己。

从两年前带头反建阿苏卫垃圾焚烧厂,到今年即将运行的 绿房子 垃圾处理项目,黄小山认为这里面都体现着他作为一个公民的责任。

而作为民间环保人士,黄小山无疑又是一个行动派。

他大张旗鼓地反对垃圾混烧,不再简单地调侃和口诛笔伐,而是自筹资金14万元践行自己的环保理念。

垃圾无论最终焚烧还是填埋,分类无疑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黄小山在考察了日本垃圾处理系统后顿觉茅塞顿开, 绿房子 设想亦应运而生。

遭遇垃圾围城尴尬的北京,到底有多少厨余垃圾,含水多少、热值多少、减量多少,垃圾中到底有多少可以利用的资源和财富等一系列垃圾分类处理的详细数据,恐怕即使是专业人士也很难厘清。未来的数月后,黄小山将用 绿房子 这块试验田告知公众答案。

对于 绿房子 的成败与否,黄小山坦承半年之内肯定就会有一个结果,而相关专家对此并不乐观:之前并非没有这样的先例,事实证明,垃圾分类和处理仅靠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垃圾分类是前提

7月12日一大早,黄小山就驱车赶往北京市昌平区纳帕溪谷别墅区的后门。那里,一处20平方米的 绿房子 正处于试验前的最后准备阶段。

这个穿着时尚、住别墅、开奥迪A6、喜欢打高尔夫球的中年男人,在最近的两年内,放弃了律师的本职工作,几乎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垃圾处理上来。眼下,他最重要的作品 绿房子 运行在即。

考虑到在北京住别墅的人群毕竟是少数, 绿房子 的选址定在介于高档小区纳帕溪谷和回迁小区常兴庄之间一处农贸市场内,服务范围是周边小区的1000多户居民。

距离 绿房子 不足三米开外,两个脏兮兮的垃圾桶依然在发挥着余热, 00户别墅区居民、700户常兴庄回迁小区居民的生活垃圾每天都要一股脑儿地倾倒在那里,苍蝇在上面横冲直撞、肆无忌惮,空气中弥漫的恶臭不时漂来。

这就是新旧两个垃圾处理系统的对比。 黄小山一边比划,一边踏入绿房子。

这个房间将设有垃圾分拣台、脱水机、破碎机等垃圾处理设备,完全由黄小山一手设计,尽管脱水机、破碎机还没有到位,黄小山已经迫不及待向记者演示如何使用。

在居民垃圾中三分之二是厨余垃圾,厨余垃圾中70%都是水分,我们要把湿垃圾用破碎机打碎,通过脱水机脱水,进行干湿分离。

黄小山的观点是: 绿房子 并非万能,它只是垃圾分类环节中最重要和不可或缺的一环。北京现在就缺少这样一个系统,垃圾投放的第一步就已经失败了。

按照设想, 绿房子 将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居民们把生活垃圾集中到这里,织物、塑料、电池等固体的、可回收的垃圾直接分成七类,最大程度地把可回收的东西人工挑拣出来,剩余的垃圾最后与焚烧厂、填埋场实现对接。

绿房子 将做到每天垃圾不存,日清日运。

招募来的志愿者会对所有收集上来的垃圾进行像外科手术一样的解剖,每包垃圾总重量有多少、装的东西各是什么、分别有多重、有哪些具有价值的物质等, 就是想准确衡量一下,每包垃圾可以创造多少资源和财富。 黄小山说,对相关数据进行登记和分析后,最终结果将呈交给北京市市政市容委,为政府部门决策提供参考。

在很多人看来,垃圾分类费时费力不赚钱,黄小山的初衷是要用数据告诉大家,垃圾分类能大大挣钱。 垃圾中到底有多少可以利用的资源和财富?这要用数据说话,我相信这数据一定是惊人的,价值连城。我希望到时候,政府能薅着我的脖领子说这事由他们来做。我要让他们兴奋得睡不着觉。

现在黄小山每天都会接到数十个咨询 试点什么时候开始 的电话,黄小山本人也期待着7月底的运行: 我自己都很难想象在垃圾分类中会有什么意外的惊喜和收获。 他告诉记者,开始运行后,将建立网站,每天都会写绿房子日记,记录下一些趣闻轶事,扩大对绿房子的宣传。

为了让周边居民给予配合,黄小山除了打算发放千余份喜闻乐见的宣传册、向每个家庭派送垃圾桶和垃圾袋以外,同时实行垃圾实名制和设置奖金池制度。

按照黄小山的天才设想,凡是满足分类包装和定点定时投放的家庭, 绿房子 会根据垃圾袋上的门牌号进行登记,每月末、每季度末、每年末都会举行规模不等的抽奖。 或许你的垃圾只卖掉了几元钱,却抱回一个平板电视。 黄小山说,在这种刺激下,对垃圾分类,势必会有很多人从被动转向主动。

还有一个颠覆性的变革,我们将实行定时定点垃圾投放。 黄小山向记者透露, 过了这个时间段,不允许再扔垃圾。虽然目前阶段没有处罚,但如有违反,我会写一个温馨的小纸条贴到他家。我一定要培养老百姓这种意识。

绿色产业链仍欠缺

两年前,黄小山一直在研究垃圾处理的技术问题,之后他发现,是自己钻了牛角尖。

这和我去日本考察有极大关系。 去日本之前黄小山说他和政府之间还处于相互抽嘴巴的阶段,但去日本之后,日本全民参与垃圾处理的事实让所有参观者都感动和震动。

这次让我顿悟。我认为,填埋、焚烧都不成问题,问题是垃圾分类。焚烧所带来的环境污染程度,取决于垃圾中的水分含量,但合理分类这项必须得做的工作,却在源头省略了。

而 绿房子 就是一个平台,把生活中的垃圾按照其特有的物理属性进行分开。

但随之新的问题又出现了,绿房子功能完成之后,对接怎么办?电池和废旧塑料捡出来,运到哪里?这让黄小山又有了隐隐担忧。

为了彻底搞清生活垃圾都去了哪里?塑料去了哪里?北京几个大的垃圾回收场黄小山都进行过摸底,甚至包括废塑料之都 河北廊坊文安县他都进行过跟踪。 很多人是打着环保的旗号,做着伪环保或者不环保的事情。

很显然,建立与 绿房子 对接的绿色产业链在目前的条件下仍然不具备。虽然最近这两天也有几个本市和外地的企业和他联系,表示可以帮他处理一些分类产品,但这些小企业仍处于作坊阶段。 在垃圾分类阶段,应该是末端决定前端,末端有什么,垃圾分类就分什么。

他希望能通过自己的数据,督促政府建立相关的绿色产业链。 其实这些根本不用政府出资,只要政府包给一些企业就可以。

在他看来,在中国处理垃圾的最初阶段,先要保证其无害化,然后再向减量化﹑资源化发展,这样才会比较现实。

黄小山告诉记者,一车垃圾中大约有 0%的水分,垃圾车拉着这些有毒物质四处转运,既增加了二次污染的可能和工作量,还得为渗沥液处理支付额外费用,如果环境被污染了,后期投入将会更加巨大。

黄小山认为他的 绿房子 一定能获得成功。 如果经过 绿房子 脱水处理,垃圾减量50%以上,政府不可能不用。

回收行业或洗牌

得知 绿房子 即将试点的消息,很多热心的市民、专家、NGO组织都和他取得了联系,并为他出谋划策。

他们都被我的事迹感动得热泪盈眶,愿意给我提供各种帮助。 采访中,黄小山收到了河南拾荒者徐福生发来的短信,说要送给他一台称垃圾的磅秤。

原来,为了解垃圾的最终去向,黄小山曾混迹于北京的各个废品回收站,他甚至穿着大裤衩和一些拾荒者喝啤酒,和他们交上了朋友。

据他了解,北京80%的拾荒队伍都来自于河南,这个行业基本被河南人垄断。 绿房子项目一旦运行成功,废品回收行业或者将重新洗牌!

于是,黄小山有了更大胆的想法:第一,法律上取缔拾荒者;第二,收编拾荒者,把游击队变成正规军。

到那时,我就成了一个破烂王了。 黄小山大笑。

而一些拥有超前眼光的拾荒者早早地就和黄小山联系: 黄哥,你把这事搞起来,然后把我们河南人都给收编,我们来管理 绿房子 ,更有经验。

河南拾荒者徐福生认为 绿房子 项目不错,并不会抢了他们的生意,相反还会为拾荒者创造就业机会。 黄小山应该得到政府支持。到时希望和他合作,从游击队变成正规军是我们拾荒者最大的愿望。

随着绿房子的对外传播,黄小山成了名副其实的名人,而说起他的网名 驴屎蛋 (律师谐音),似乎比黄小山的真名传播得更为广泛, 前两天,我坐地铁,一哥们儿盯着我看了半天,说,你是不是驴屎蛋?

离不开政府推动

7月11日,北京达尔问自然求知社等环保组织,向全国环保NGO发出联名倡议,号召参与 绿房子 这一垃圾分类体系的建设。

陈立雯,是达尔问自然求知社的工作人员。早在2009年起,她就开始关注黄小山,达尔问也成为最早对 绿房子 项目提供支持的NGO环保组织之一。

首先,这种源头的减量是大家都认同的一个方式。从源头上对厨余垃圾进行干湿分离,把油和水控出来,既实现减量,又可为下一步的堆肥创造好的条件,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下端处理的压力。

陈立雯认为该项目另外一个比较大的亮点是可回收体系的重新建立。我国原有的国有回收体系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几乎被拾荒者取代。 如果 绿房子 体系包含这部分的话,可能会利于可回收体系的重新建立。

达尔问在北京社区调查后发现,政府之前也一直在做社区垃圾分类,但由于面铺得太广,并没有非常成功的案例。陈立雯认为,从这点看, 绿房子 项目理应得到政府的支持。 也就是说黄小山一个人先从社区做这样一个试验,可能会得到一个更加科学的模式,政府再推行的话,就可以直接复制到其他社区去。

黄小山也表示,如果最后证明 绿房子 可以盈利,希望由政府来牵头推广,也可以由政府给予 绿房子 一定补贴,以实现这个项目的良好运作。

就 绿房子 的前景,著名环保专家董金狮教授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他认为 普通市民关心垃圾分类和处理,这是一个好现象。然而垃圾分类和处理是一个相当复杂的工程,干湿分离是对的,之前北京的多个社区已进行过这样的试点,但都以失败而告终。

究其原因是政府没有真正重视垃圾处理这件事情,政府现在焚烧垃圾能赚钱,填埋垃圾还有补贴,但如果进行分类就可能赚不到这笔钱和补贴了。这是利益链条在起作用,不光是技术链条。

董金狮认为: 垃圾分类不是靠个人来操作的,仅靠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它需要从家庭到环卫到运输处理到分类等各个环节。不形成产业链,个人处理垃圾产生了污染怎么办?分出的东西去向都是问题。黄小山的行为不是系统的科学行为,而仅是个人行为,从专家的角度讲不反对,但也并不支持。

在董金狮看来,垃圾分类虽然喊了有几年,但最关键的问题是 政府现在还没有像重视房地产一样高度重视垃圾处理。

解决垃圾处理问题有四句话很重要,即政府支持、企业运作、全民参与、科学治理。 董金狮表示。

使用治疗褥疮偏方要看其科学性实用性正规专科专业医院治疗才是王道
合肥华夏朱玉菊主任受邀出席第24届世界皮肤病学大会
如何才能消除口臭这些事情要做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