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穹苍幻化录 第十八节 陆翔误走于家村

2019-10-12 17:54: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穹苍幻化录 第十八节 陆翔误走于家村

陆翔自知事态奇妙,扬起马鞭,好似流星一般,奔了于家村。那于家村距叠云峰不是很远,若按清风马的脚程,顶多半个时辰就到了,但是今日天色格外黑,微微有些星光,初时不太适应,好一阵子,陆翔方才隐隐约约看清周围的环境。虽说两地距离不远,可是平日里却不曾来过几回,只有出兵见丈时路过过。d

路的两侧尽是黑压压的树林,参天高树密密麻麻,就算是白日,胆小的人也不敢多停留。翔心急,未曾留意周围,黑漆漆的树林偶尔有些鬼火攒动,欲想追赶,清风马快,未到近前便化成一道火苗飘散了。倒也相安无事。

一路无话,很快,陆翔便来到于家村附近,那村子是个盆地,整个村子就像在一个大盆里建的,人口适中,天色渐晚,此时已经是定更天了,若是在其他村子,这个时间人们早已经休息。可于家村却很不一般,但见灯火通明,两侧买卖店铺将天照的和白昼一样,街上行人穿梭不断,借单田芳老先生的话就是,说书的、唱戏的、打把势卖艺的,耍狗熊的、卖大力丸的,总之热闹非凡,堪比上元节。

最有意思的是正街上一台花轿,四个轿夫,两溜吹鼓手,一顿猛吹,原来是赶上了娶媳妇。别看如此热闹,陆翔脊梁骨发毛,哪有大晚上娶媳妇的,陆翔牵着马,提起一百二十分的小心,走在大街上,那些行人只顾各自个的事。

嘿。。。别提有多别扭了。小纸条上只说在于家村,具体在什么位置倒是没说,既然没说,那只能在这里瞎转悠了,陆翔几乎是一步步在挪。翔实在受不了了,只好找一家客栈,一抬头,正好有一家店,可是一看门前的幌子,心情顿时没了,那是个棋子,黑底白字。陆翔心中恐慌,暗道:“这里因何如此怪异,哪有黑底白字的幌子,那不是死人店吗?”故此往前走了一会,发现又有一家客栈,由于上次的经验,翔首先看了一下幌子,还是黑底白字。就这样,如此走了六家,就在第七家的时候陆翔实在没办法了,就这吧,想来这地方的风俗就是如此,即是如此,翔牵马进了院子。

迎面正遇上一个年轻女子,那女子生的一般模样,只是眉心中间有个胎记,形状似长出来的肉球,黄豆粒大小,看年纪只在二十六七岁左右。那女子看了一眼陆翔愣了一下,侧头看了看陆翔的身后,惊讶问道:“客观...住店吗?”陆翔一拱手道:“店家,因一时贪赶路程,错过了行头,走了好远才走来到贵宝地,想在你的店里住上一夜。”

女子:“哦,那你进来吧。”边走边嘱咐,客观啊,住店可以,不过只要进了客栈,千万就不要再出去了。

陆翔:“那是为了什么。”

女子只顾说,却不回答,而且,若你晚上来的时候可以住店,若你明日有事,白天万万不可再回店里,你也不要问为什么,记住就行了。你且把马放到院子里就行,待会自由人照料。不一会,女店家便把陆翔领到了一间客房,客房不算太大,干净利索,也很简单。

女店家:“到了,这就是你的房间,这里没有吃,你自己忍一忍吧,明日鸡叫前必须离开。”临行前不忘再次嘱咐,既然已经进了客栈,万万不要再出去,我好心提醒你,出了什么事情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说完转身走了。

对于这一切的事情,陆翔弄的蒙头转向,这个地方也太奇怪了,那个店家看上去虽然怪些,道有几分温度,先前在街上毛骨悚然的别扭稍稍减了一些。

店家,你这点钱还没算呢。

女子:“明日走的时候你就放在桌子上吧,愿意给多少你就给多少,要是真没钱那就算了。”

陆翔心里越发觉得奇怪,天下哪有这等事情。店家依然走远,倒也不便追赶,既如此,那边住下吧。心稍得些闲暇便想那纸条上写着,若想知血珍珠下落只身来于家村。可是我已然到了于家村,那人因何不出现,司马夏阳又怎么会凭空消失了呢,这两宗事情弄得他头痛欲裂,无奈何,今日天色已晚,明日再说吧,三苗刀放在身边,和衣而卧。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或许是白天太累了,躺到床上便睡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但听外边好一阵喧闹,也有女子悲泣的声音,哭声越来越大,陆翔听的闹心,如何也睡不得,抄起长刀稍稍开了个门缝,往院子里看,依然是黑天,可是院子周围都是火把,照得院子好像白天一样,好多人围了一个圈,圈子中间正是哭泣的女子,女子越哭越伤心。

其中有个人问道:“姑娘,你大半夜不睡觉跑到这里哭什么,有什么为难伤心的事你说出来,或许我们可以帮到你呢。”旁边也有人随声附和,是啊,你一个弱女子有什么事只管说出来便是,我们也都不是看热闹的人。那女子哭声略减了一些,悲咽的说道:“个位相亲,小女子是外地来的,我是寻我那夫君来的。”

此话一出口,陆翔觉得怎么如此耳熟,

有人接着问,你夫君叫什么,现在何处,

他就在这家店里

,他叫陆...翔。陆翔就隔门在屋里闻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怒不可言,暗道,是谁在此毁我名声,我只有一个未婚妻。刚要发怒,不对啊,那声音分明是云霜的,可是即便如此你我尚未完婚,如何以夫君称呼。故此再也耐不住火气,推开房门到了院中,众人听得后边有开门的声音,目光全部投了过来,

陆翔极不自然的左右抱拳,嘴角笑都僵硬了,边走边说,借过借过,众人分列两旁,闪出一条道来,径直来到那女子前一看不假,正是云霜,陆翔心里三分不悦,暗道,我临行前叫你万不可离开叠云峰,为何我前脚刚到于家村你便跟了过来。

霜姑娘,你天色已深,你如何只身一人来于家村,这太危险了。云霜娇滴滴的声音说道:“相公,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不离不弃的吗,你怎么忍心抛下奴家那么久独自一人来到这荒僻之处。叫奴家怎么放心的下。”

哎呦,此话一出陆翔的脸顿时红的像块大红布,羞死人也,羞死人也,霜姑娘,你我虽有婚约可毕竟没有成亲,你如何这等失礼,岂不叫天下人耻笑吗。

周围的人闻听哈哈大笑,云霜笑容有些僵硬,怎么你想抛弃我这丧家之人吗?周围的人起哄,是啊是啊,莫不是你这薄情郎令寻了新欢不成,抛妻弃子,哈哈哈哈,还有人说,这个人房间里肯定还有其他的女人,见不得人啦,哈哈哈哈哈。陆翔脸上似乎着了火一样,绝无此事,绝无此理,云霜倒是极为在乎,嚷嚷着要进屋一看。陆翔觉得院子人多,再闹下去,徒增笑料,因此也就同意了。

陆翔在前,云霜在后,陆翔进了屋子后,云霜刚要进屋,门口突然出现一人,那人如同魅影一般,背朝屋里面对门外,双脚踩在门槛上,口中念道:“阴阳归两界神鬼道门中。望君细思量,赶越定乾坤。尘归尘,土归土,阴阳界已定,莫乱未成果。邪神妖鬼,速速退了。”话一说完,那人急速向后跳了一下,与此同时,一道佛光代替屋门,封住门口。而那些院中人,好像见了极为害怕的事,迅速消失的无影无踪,包括云霜在内。

床上的陆翔忍不住大喊一声,“啊”头上尽是冷汗,呼呼直喘着粗气。翔长出一口气,原来是做的梦。摇摇头傻笑了一下,然后到头还要接着睡,但他刚躺下突然好想什么撞上似的,忽的一下又起来了,高呼,你是谁。

原来,就在屋子桌子旁边,坐着一个人,方才没注意,躺下后才看清。翔又往外看了看,依然灯火通明,而门口却依然存在梦里存在的佛光。陆翔哪里还有心情睡觉,扯出四尺八长的三苗刀,横在胸前,你到底是谁。

那人也不说话,轻轻转过身子,这才发现原来是那个店家,方才悬着的心放下一般,手里的刀依然没有撤下。

你怎么在这里?

哼哼,我怎么在这里,你摸摸自己的脑袋还在吗。店家冷笑着回道。

陆翔不明其理,回忆了一下方才的场景后背嗖嗖刮起了冷风。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如此怪异。刚才我是做梦还是真的。

店家:“即使做梦,也是真实,现在你醒了便是梦,如果我不来,那就成了真实的了。你也不必睡了,现在马上鸡了,我也不留你,你立刻离开此地。万万不可再回来。”她的话刚说完,只听得三声鸡叫。陆翔匆忙收拾了一下东西,提刀在手,拱手抱拳道:“若我能平安回了叠云峰,他日必登门道谢。”

那店家没说话,陆翔转身来到院子,经过这次于家村之行,陆翔好像做梦一样,飞身上了早已备好的清风马,刀不入鞘,飞一样奔出于家村,昨日夜里来时灯火通明,今日看时,冷冷清清,偶尔看着有些像是人的身影匆匆赶路,虽说觉得奇怪,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清风马像踩了风火轮一样跑出了于家村。此时天已泛白,于家村,那个酷似盆地的地方也尽收眼底。

陆翔禁不住唏嘘,此时的他方才想起血珍珠的事来,不过于家村也来了,却始终不见那送纸条之人,翔心中起疑,不由自主的掉转马头,在回顾一下让自己心惊胆裂的村子。可是他不回头还好,这一回头,更是叫他终生难忘,这又岂止是心惊胆裂,直吓的陆翔呼吸骤停,半响没缓过这口气来。但不知陆翔见了什么东西。。。

安庆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金华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汕头治疗男科费用
安庆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金华妇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