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山水】大鹏飞兮振八裔(作品赏析)

2019-09-15 10:03: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巍巍华夏,济济英烈。三千年历史文明孕育出英雄先烈、廉者贤人无数,鞭策继往,启迪后来;赤县禹城虽九死而犹未隳,全仰仗于斯,得力于斯。神州先朝烈士贤良生如雷电,死重泰山,鼎鼎诸公英贤末路往往遗墨人间,流芳百世,其伟者气度、志节、胸襟,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弥足历代炎黄子孙景仰! 巍巍华夏,济济英烈。三千年历史文明孕育出英雄先烈、廉者贤人无数,鞭策继往,启迪后来;赤县禹城虽九死而犹未隳,全仰仗于斯,得力于斯。神州先朝烈士贤良生如雷电,死重泰山,鼎鼎诸公英贤末路往往遗墨人间,流芳百世,其伟者气度、志节、胸襟,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弥足历代炎黄子孙景仰!
谨此,敬请捧读先贤临终诗——
屈原临终诗《怀沙》:“滔滔孟夏兮/草木莽莽/伤怀永哀兮/汩徂南土……知死不可让/原勿爱兮/明告君子/吾将以为类兮。”屈原(约公元前 9~约前278),战国时期的楚国诗人、政治家“楚辞”的创立者和代表作家。公元前278年五月初五诗人目睹楚国危亡,痛不欲生,在作毕此最后一首诗后,怀抱沙石自沉于汨罗江。西汉东方朔在《七谏?沉江》称屈原“怀沙砾以自沉兮,不忍见君王之蔽壅。”全诗刻画诗人南行时的心情,极度表述忧郁、哀伤心理,而且将一己悲哀同理想抱负的实现与否相联系,希冀以自身肉体的死亡来最后震撼民心、激励君主,唤起国民、国君精神上的觉醒。诗人坚持直道、不流时俗,始终执著于自己崇高的理想与追求,至死不渝。在诗人看来,唯有以己身之一死而殉崇高理想,才是最完美、最圆满的结局。诗人自沉,开启了诗文学舍生取义、文人薄命的历史篇章。
李白临终诗《临路歌》:“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余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石袂/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该诗题中的“路”字传疑为有误,“临路歌”即“临终歌”。李白(701-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中国历史上最杰出的浪漫主义诗人.史称“诗仙”。诗作者以大鹏自比极具浪漫色彩,气度非凡。“中天摧兮”“馀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石袂。”“激”是激荡、激励,意谓大鹏虽然中天摧折,但其遗风仍然可以激荡千秋万世,给世代人们以巨大的影响。“游扶桑兮”,衣袖给树高千丈的扶桑挂住,后人得到大鹏半空夭折的消息,以此相传,谁也不会像当年孔子泣麟那样为大鹏的夭折而流泪。大鹏乃诗人精神的化身。李白的一生抱负远大,才华横溢,好梦难圆,也恰似这折翅的大棚。纵有宫廷之翱翔,旋赐金放还;唐王朝重农抑商,李太白被摒于科举仕途门外,建功立业的希望渺茫。诗人晚年应邀入幕,然因福致祸,长流夜郎,虽遇大赦,难违命蹇,不久苍凉以逝,终年六十一岁。诗人自比一只大鹏凌空奋飞,然而严酷的社会生活现实总让他沉重得飞不起来,直至人生傍暮不能再飞的时候了,最后只好隐身大鹏唱一支慷慨悲壮的“临终”之“歌”。
苏轼临终诗二首。其一:“圣主如天万物春/小臣愚暗自亡身/百年未满先偿债/十口无归更累人/是处青山可藏骨/他年雨夜独伤神/与君今世为兄弟/更结来生未了因。”其二:“柏台霜气夜凄凄/风动琅挡月向低/梦绕云山心似鹿/魂飞汤火命如鸡/额中犀角真君子/身后牛衣愧老妻/百岁神游定何处/桐乡应在浙江西。”苏轼(10 7-1101),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四川眉山人,“唐宋八大家”之一。嘉祐二年(1057),苏轼与弟弟苏辙、父亲苏洵同登进士,政治生涯八年,在朝位高权重。元丰二年(1079),诗人因《咏桧》一诗罹难“乌台诗案”下狱,自忖凶多吉少,逐写下如上绝笔诗。第一首写给弟苏辙,言手足厚意;第二首是写给妻儿的,述伦理情深。诗作字里行间亲情的力量感天动地,据说神宗皇帝看到此诗也为之动容。加之大臣张方平、当朝宰相吴充进言、神宗的祖母曹太后等为苏轼说情,更有新党领袖诗人政治敌手王安石生死关头鼎力相救上书皇帝,疾呼:“安有圣世杀才士乎?”获神宗帝恩准,这场公案遂缘王公一言而决。君子和而不同,王安石不愧宰相气度!王公善举救赎了中国后世的文化与良知,彰显出文学的力量。
孙贲临终诗:“瞽鼓三声尽/西山日又斜/黄泉无客舍/今夜宿谁家?”孙贲,生卒年不详,字仲衍,号西庵,元末明初南海县平步堡人,是当时一位有名的诗人,其作品流传大江南北,被文学界推为“岭南诗宗”岭南明诗之首。公元1 68年,明太祖朱元璋灭元立国,孙贲考取举人,出任安徽凤阳府虹县主簿。诗人治事用心,政绩显著,由于精通韵律、参与编写大型韵书《洪武正韵》。明朝初年,太祖朱元璋借口凉国公蓝玉谋反,株连杀戮功臣宿将,孔贲因蓝玉案受牵连被处死,临刑时赋如上绝命诗。诗人不知仕途风骤浪恶,曾先后两次涉案受到牵连,被逮捕入狱,后半生一直无法摆脱厄运,终至在南京金山脚下惨遭杀戮。临死前,他高吟此诗。诗句哀婉彷徨,凄楚动人。
吴梅村临终诗:“忍死偷生廿余载/而今罪孽怎消除/受恩欠债应填补/总比鸿毛也不如。”吴梅村(1609-1672),又名吴伟业,字骏公,号梅村。明末清初诗人,其诗多伤世感慨之作,有强烈的时代特质,史称“诗史”,以史实入诗在整个清代诗人堪称独步。他的歌行是“元白“之后的又一个高峰,后人称为“梅村体”。康熙十年一代诗人在家乡病逝,生前留下如上绝命诗,为自已的昔年违心降清出仕深感悔恨,并留下遗言:“吾一生际遇,万事忧危。无一刻不历艰难,无一刻不尝辛苦。实为天下第一大苦人。吾死后,敛以僧袍,葬我于邓尉,灵岩相近,墓前立一圆石,题曰诗人吴梅村之墓”。吴伟业在他的最后时刻选择敛以僧袍,既不愿以清朝服入敛,也难以著明朝的官服,内心深处极度彷徨与孤独,作者不愧为一位真诚的诗人,一位到死都没有原谅自己的伟大诗人!
金圣叹临终诗:“天公丧母地丁忧/万里江山尽白头/明日太阳来相吊/家家檐下泪珠流。”金圣叹(1608—1661),明亡后改名人瑞,字圣叹,别号鲲鹏散士。明末清初苏州吴县人,著名的文学家、文学批评家。顺治十八年(1661),因组织针对贪官的抗粮哭庙,作为哭庙文的起草人金圣叹无疑首犯被拘捕,冠以“摇动人心倡乱,殊于国法”罪名,判以死罪,七月十三日立秋,在南京三山街执刑。临刑前,天空大雪,作者因景言情,赋如上绝命诗。此诗寓情于景,浑然天成,堪称绝妙。前两句用“万里江山尽白头”来拟人化地说明天公丧母之后地丁之忧的同时,也巧妙地喻讽了社会世事的黑暗;后两句则极具有浪漫色彩,预言明天太阳也来吊孝,家家户户屋檐下的冰凌融化为水涓涓而滴,此不正是绵绵不尽的泪流吗?殊让人感动。金圣叹此诗,不失为诗人末路赴难刑场上的生花妙笔,令人击节叫绝,更让读者深为文学家的非凡才具、铮铮风骨肃然起敬。
林和靖临终诗:“湖上青山对结庐/坟前修竹亦萧疏/茂陵他日求遗稿/犹喜曾无封禅书。”林和靖(967一1028),名逋,字君复,浙江大里黄贤村人,北宋初年著名隐逸诗人。通晓经史百家,性孤高自好,喜恬淡,勿趋荣利。一生不娶不仕,以梅为“妻”,以鹤为“子”,有“梅妻鹤子”之说。曾漫游江淮间,后隐居杭州西湖,结庐孤山。真宗闻其名,赐粟帛,诏长吏岁时劳问。天圣六年(1028)卒,州为上闻,仁宗嗟悼,赐谥“和靖先生”。该诗最早曾书于林逋自作的寿堂壁上,是诗人临终明志之作。该诗由生前写到身后,概括了他的一生。绿波荡漾的西子湖水,翠竹葱茏的湖心孤山,令这位“梅妻鹤子”的诗人留连徜徉。诗人生前在庐侧造墓穴,自有长眠于湖光山色间之意。“亦萧疏”三字,示身后的萧条,正见隐士本色。诗中作者以遗稿中并无封禅书一类阿谀谄媚文字 ,以示高洁,表明决不屑于像司马相如那样希宠求荣。此为林逋名句,颇为后人传诵,之所以如此,并非在于它是奇语、丽辞,更在于它表现出作为诗人的高尚志节。
尚有史传平民诗人徐亮,平生事母至孝,临死口占四句云:“一生岁月三春梦/十载辛勤宿草坟/七十八龄孺慕毕/而今愿下见慈云。”诗人临终无别愿,但愿九泉之下母子相逢,其拳拳孝心可谓至死不渝。清康熙年间文人潘崇体一生穷困,死时赋《绝命诗》四章,其一云:“最苦衰年尚训蒙/病深含泪作冬烘/夜台渺渺魂归处/差胜人间叹路穷。”读之使人黯然。清朝晚年,一清贫学士面对朝廷政治腐败,社会空气污浊,以“通州诗丐”的名义写下一首《绝命诗》,云:“赋性生来是野流/手持竹杖过通州/饭篮向晓迎残月/歌板临风唱晚秋/两脚踏翻尘世路/一肩担尽古今愁/而今不受嗟来食/村犬何须吠未休。”该诗格调沉郁,意境宏阔,不失大手笔。此诗既写出了自己潦倒漂泊的身世和饱尝人间冷暖的辛酸,更表现出作者不畏权贵、藐视浊流的诗者气概和高尚气度。
一直以来,中华民族历代先贤永垂不朽!


共 0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大鹏飞兮振八裔】本文鉴赏史上各个名家的临终诗作,从作者其平生志趣、经历以及临终境况进行细致的分析诗中表现出来的气度、志节、胸襟。文章引灵均、太白、子詹、西庵、骏公、圣叹、君复等人的临终诗作体现古代的文人风骨,借以警示当今。文章结构完整,议叙丰满,有着一定的自我见解。推荐欣赏,问好郭老,祝您身康体健!【山水神韵:清华晚照唐】
1 楼 文友: 2014-11-21 10:5 :45 问好郭老,赏析最好有着自己的见解,以辩证的眼光去看待作品,而不是推崇把自己的见解掩盖掉,纯属个人看法,不对之处还望老师见谅! 只是晚唐秋幼儿眼屎多
小孩积食吃什么药
为什么总是拉稀
旅游出行前的必备物品准备
分享到: